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失败
    萧灵面无表情,手中长枪舞起,修罗煞气在夜幕中腾起。

    刀影妩媚,枪锋潋滟,风起尘落间,浮光翩翻。马上两道掠影纠缠交错,动作之快眩人耳目。

    一枪一刀两种兵器,迥然不同的招式路数:萧灵的刺龙枪轻灵璀璨,舞起来若惊风回雪,亦虚亦实,灵动奇绝,亦不失毒辣阴诈;元晚河的三月刀则威猛干脆,狠绝凌厉,招招致命,不留余地。

    战到酣时,二人连放狠招,每一击都直攻对

    前一百个会合,二人伯仲之间,难分胜负,而打到后来,元晚河体力渐渐不支。

    她身体本就不如从前,又很久没跟人真刀真枪地比划过了,加之今夜奔波劳累,她的体力已到极限,于是在萧灵愈发凌厉的攻势下,她渐渐落于下风。

    最终萧灵瞅准一个空档,撩起枪头,枪花翻飞,朝着她的要害连刺几轮,她连连后退,横刀格挡,电光火石间只听叮锵铿然,金鸣回响,她虎口震得发麻,刀柄几乎脱手。

    萧灵嘴角噙着冷笑,一拨枪柄,白金扁平梭的枪头狠狠拍在元晚河的小臂上,绯色衣袖立刻绽开一道血痕,三月刀随即应声而落。

    枪头又凌空挑了个水纹花,“啪”地一声打中元晚河的肩膀,把她从马上打翻在地。

    待元晚河从尘土里坐起来,一道流光滑入眼底,只感到脖子一凉,锋利的枪头已抵着她的咽喉。

    她立即举起双手,“不打了不打了,我投降我投降,小心别刺破皮,脖子留疤可没法遮。”

    萧灵眼中带着戏谑,手微微一动,元晚河感到骤然刺痛,温热的液体缓缓自脖颈前滑落。

    她伸手去摸,抓了满手的血,顿时十分心疼自己。随即又想到,这萧灵该不会要在阵前把她宰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