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拦路虎
    休整了两天,元晚河整装启程。对于此次出征,宇文欢极力反对,只是圣旨如山,他也不好说什么,就从东大营调了三千心腹精兵,与成思帝调拨的五千镇都开府兵马一同跟随元晚河赴清州。

    对此成思帝很不高兴,但顾及到战前军心,也就随他去了。

    从燕国劳塞镇进入黑山,三天后便可到达沱水郡境内。黑山南麓再往南一百里就是沱水江,沱水江以南才是清州地界。定清军在沱水江南岸修筑了防御工事,鲁畔冰的伐藩大军一时难以渡江,连日来停驻在江北岸,等待百乐公主到来,把定清军主帅萧灵引出来。

    可是,他们一时半会儿恐怕等不到她了。

    不知从哪里来了不知数目的敌军,把黑山南麓围得水泄不通,只等着元晚河和她的八千护卫军从黑山上下来,来个瓮中捉鳖。

    元晚河的队伍只好停驻在黑山南坡,再无法前进一步。

    本以为围敌是定清军,派了士卒冒险去打探才得知,山下之敌居然是王昝带领的王氏军。

    王昝本是闵国大将,燕闵之战时期奉命驻守闵国北部重镇显州,显州紧临清州,元晚河打清州时顺带着把显州也搅了个天翻地覆。王昝逃入陈国境内,待燕国撤军,他又进入清州,势力渐渐坐大,养了一支王氏军,时常与清州士族农苍明的农氏军争抢地盘。定清军崛起后,王昝连连败北,被赶到了沱水江以北,而后投靠陈国。至此,王氏军已被彻底排除出清州争端之外,不足为虑。

    谁知王昝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突然鬼使神差地杀回来,成了元晚河的拦路虎。

    这个王昝,也算是元晚河的老仇人。当年元晚河突袭显州,迫使他从卢官道回援,路上中了燕军的埋伏,差点丧命。后来她进入清州,无视王昝的求和意图,屡屡带兵袭扰显州,杀了他麾下的许多将领。只是元晚河没料到仇积得这么深,那王昝都被定清军打得元气大伤了,听说她要来清州,居然从陈国跑回来找她算账,真是执着。

    元晚河躺在黑山的一处向阳坡上,叼着草根没精打采道:“唉,爱我的人三心二意,恨我的人个个都执着不渝,琨琨啊,你说本公主是不是很失败?”

    华琨此次作为元晚河的副将随行,一路上被她折腾得够呛,但总算能出来打仗,总比憋在公主府里与那帮不男不女的面首为伍要强得多。他低头想了想,疑惑道:“不知是谁对殿下三心二意了?”

    元晚河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哦,好像根本没人爱我……”

    她瞥一眼华琨,阴声道:“琨琨,你不爱本公主么?”

    “殿……殿下……”华琨的小脸又涨得紫红,“现在还是应该想想怎么冲破山下的包围,尽快与大军会合……”

    “唉,这么头痛的问题,本公主真是懒得想。”元晚河嚼着草根,懒懒道:“连敌方人数、兵力部署都不清楚,咱们区区八千人,一不小心就玩儿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