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秘密
    凤观年间,护国大将军崇延光凤鸣勘察燕境关镇,耗时四年绘制了一本燕关军机图,详细描绘了大燕边线山势地貌,并绘制出大燕与邻国交界的城镇军防排布,以及四方军机营和狙防关守的情况,据说除此以外,还包括一些不为人知的机密。

    崇延光战死以后,这本燕关军机图不知所踪,这些年成思帝一直在寻找,谁知事实是崇延光在赴西风原战场与弥药人作战之前就秘密把此图呈给了凤观帝。凤观帝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没把这本军机图物尽其用,却把它当作陪葬品带进了桐陵地宫。

    知晓此事的除了凤观帝的一个心腹,就是顺丰大师,当年崇延光死时凤观帝悲痛万分,亲自请顺丰大师为大将军念经超度,二人交谈之际凤观帝提及要把大将军的遗作随身下葬,并请顺丰大师保密,以防心怀叵测之人铤而走险去地宫盗取军机图。

    后来凤观帝下葬时,顺丰大师在桐陵举行忏诵仪式,凤观帝的心腹告诉他,燕关军机图安放在主墓室的青铜鼎中,若将来有一日大燕江山危急,顺丰大师可将此图的下落告知新帝。

    之后那名心腹就自杀了,知晓军机图下落的只剩顺丰大师一人。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的是,当时知道军机图秘密的至少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崇延光的贴身侍卫,郭玉。当年崇延光战死后,就是郭玉把母图带给了元晚河。没过多久,郭玉就战死了,知晓军机图秘密的人,又少了一个。

    后来顺丰大师云游四海,渐渐把这个秘密抛于脑后。前日听闻桐陵遭毁,他担心军机图落入贼人之手,便匆匆赶到朔都面圣,告知元尧军机图的下落。元尧极为重视,亲自暗中前往陵区,进入桐陵地宫,却发现军机图已不翼而飞。

    顺丰大师讲完,元晚河终于弄明白了元尧的用意,她直截了当地问:“陛下怀疑是臣妹盗走了燕关军机图?”

    “是。”元尧也不含糊,“先帝下葬后桐陵地宫就完全封闭,再未开启过。爆炸发生后桐陵内外重兵守卫,朕想不出谁比晚河更有机会能进主墓室逛一圈。”

    元晚河无辜道:“刚才顺丰大师说了呀,先帝以燕关军机图陪葬之事极为机密,除那名死去的心腹和顺丰大师以外,无人知晓这个秘密,臣妹又怎么知道军机图藏在了主墓室的青铜鼎里?”

    元尧把玩着茶盏,“也许是晚河无意间闯入主墓室,发现鼎中玄机,一念之差顺手牵羊呢?”

    “可众人发现臣妹的时候,臣妹身上并没有什么图册。”

    “这就要问你那个消失的面首了。”元尧幽幽一笑,“在后山发现你以后,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你身上,而忽略了那个面首,他便可轻松从容地带着军机图离开陵区。”

    元晚河挠挠头,“唔,似乎好有道理……”

    元尧眼底的寒意愈发清冽,“若非如此,晚河又为何隐瞒自己掉入地宫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