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朕丢了样东西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元尧抚掌笑道,“朕的百乐公主奉皇命去皇陵斋戒修行,居然还随身带着面首,怪不得百乐公主勇猛至极,掉入墓室还能瞬间从献殿的暗道逃出去,看来是阴阳双修的功效啊。”

    元晚河立即辩解:“陛下,臣妹没有和他双修过!”

    元尧对她这种说话不抓重点的表现十分无语,冷冷瞪她一眼,又问杨缇:“那个面首后来到哪去了?”

    “属下不知……当时也没在意,后来回想,那之后属下似乎就再没见过那个灵扬了。”

    “跑了?”元尧挑眉看着元晚河,“他好像就是那个被我们百乐公主在仙伶馆门口强抢回来的男倡吧?看来是不情愿跟着你,趁乱逃之夭夭了。”

    元晚河的神情变得有些苦恼,困惑不解地嘀咕:“我对我的小白莲挺好的啊,他不至于吧……”

    像是为了安慰自己似的,她笃定道:“嗯,他还是有情有义的,至少把昏迷的我带了地宫那个鬼地方。”

    “你说什么是鬼地方?”元尧眉目一冷,森然质问。

    不怪他生气,凤观帝住的地宫是鬼地方,那凤观帝不就是鬼么……

    虽然凤观帝现在的确是鬼……

    元晚河愣愣地:“啊?臣妹有说什么吗?”

    元尧深呼一口气,强行保持着耐心,平静道:“晚河,朕没说错吧?你当时不但掉进了地宫,还是和你的宝贝男宠一起掉进去的,之后你们一起出来,至于怎么出来的,朕也帮你回答了吧,有人在当时发现你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山洞,山洞里有一条暗道,通往地宫。”

    元晚河无可辩驳,只得低声道:“可能吧……”

    元尧道:“杨缇,曲苟,你们都下去。”

    大殿里重归安静,只是此时的安静如风暴前的序曲,带着不祥的潮气。

    元晚河却好整以暇,左不过是在细枝末节的事情上骗了元尧,虽是欺君之罪,但可大可小,到时候服个软认个错,大不了挨几板子蹲几天大牢,元尧应不会把她怎么样的。

    “啪”地一声,元尧把玉如意扔在案上,脆响惊得元晚河打了个寒战。元尧的声音冷冽异常,冰刀子一样嗖嗖刮过来:“那么,现在开始说正事。”

    元晚河讶然,正事不才刚刚说完么?该拆穿的也拆穿了,该承认的也承认了,还有什么可说的?还不让回去睡觉?

    她心下烦躁,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元尧的指节叩着紫檀木案面,一下一下敲得人心烦意乱。他倒是老神在在,喝了口茶散淡道:“朕丢了样东西。”

    元晚河一头雾水:“什么?”

    元尧盯着元晚河,平静地深眸中透出愈发阴寒的光。元晚河被他盯得发憷,心里也开始打鼓了。她愈发搞不明白,今天元尧到底是想干什么?

    元尧侧首对顺丰大师道:“大师,劳烦你跟我们百乐公主讲讲吧。”

    顺丰大师点点头,慢条斯理地讲起了一桩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