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章 品王
    不得不说这笨侄子极聪明,悟性很高,元晚河教给他的要领一听就会,练几次就上了道。元晚河索性倾囊相授,从基本功开始,教授笨侄子真功夫。

    之后一段时日元尧那边一直很平静,没找元晚河的茬,也没召见她,她也避免去内宫和他照面,行事尽量低调,只每日去教授元瑭武艺,时常也给他讲讲兵法。

    有时柳垂庭也在一旁听着,偶尔插一两句嘴,都是极精妙独到的见解。元晚河不禁更加对他刮目相看,过去只知他医术高明,后来听别人说他满腹诗书,现在又发现他有极不寻常的军事才华,若有朝一日能把他收归麾下,必能百战百胜。

    不知还有没有那样的一天。

    日子平静地过去,只是有一次,元晚河在颐武堂邂逅了品王。

    那日品王受友人相邀来颐武堂品茶,共商当今形势。见到元晚河进来,品王和气地打了个招呼:“百乐公主,稀客啊。”

    元晚河心想有没有搞错,我天天都来,你才是稀客好不好。脸上却绽出笑容,朝品王微微福身:“晚河见过王舅。”

    她礼数周到,品王也不好意思坐着,站起身道:“公主不必多礼。”他身材极为高大威武,比元晚河高出几个头,元晚河若平视,只能看到他胸前绣着的金爪蛟龙腾祥云。

    她仰起头,对上品王和蔼的笑容,只是他眉眼锐利,英气内藏,深邃的视线似要洞穿人心,令人极不舒服。

    品王一起身,屋里其余人也跟着站起来朝元晚河行礼。元晚河环视一周,发现都是与品王交好的文官武将,看来今天是他们圈里的集会,其他人都自行回避了,只有她不知情。

    她想了想,如果立即就走反而显得刻意,不如大大方方坐下来与这些人聊聊。

    于是她道:“王舅在与诸位大人聊些什么?是否介意晚河在一旁聆听学习?”

    品王道:“公主若愿加入,本王倒履欢迎!来来来!”他话音未落,身旁的人已把座位让出来,元晚河遂在品王身边坐下。

    立时又有侍从上来沏茶,淡绿茶水从壶嘴倾泻而下,霎时芳香四溢。

    元晚河奇道:“什么茶这么香?”

    品王道:“是清州的雪**尖,极为名贵,过去一直是贡品,这两年清州局势不稳,此茶一度断贡,前儿本王的副将从清州带了些回来,本王就拿出来给大伙品品。”

    元晚河这时想起来,清州局势恶化以后,元尧虽未大举出兵,但一直命品王时刻留意清州局势。品王倒是很会公私结合,办公事的同时还能给自己搞来贡茶。

    元晚河喝了几口,赞不绝口,继而又问:“说起清州,那里的局势现下如何了?”

    品王道:“还好,尚在朝廷的控制之下,定清军不过是乌合之众,坚持不了多久的。”

    元晚河道:“要当心南陈和闵国,若此时它们突然介入,可能会给大燕一个措手不及。”

    品王点点头:“本王也在留意,在南陈和闵国边界都布了眼线,两国一旦有异动,本王即刻就会知晓。”

    “布眼线,倒不如直接布重兵。”元晚河放下茶盏道,“眼线的消息一层层传上来,总有延迟,若对方突然行动,待我们得到消息再做出反应,恐怕就会丧失先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