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表妹,你欢喜吗?
    前些日子在馥泉殿养伤时,元晚河悄悄藏了几坛好酒。这天晚上百无聊赖,她拿出一坛喝了些,感到有些醺醺然,便准备上床睡觉。殿门突然开了,曲苟走进来恭敬道:“公主殿下,皇上有请。”

    来到天徽殿,曲苟没带她去元尧常待的东暖阁,而是绕过曲廊,来到寝殿。寝殿南侧有一个大露台,曲苟让元晚河在露台上等着,说皇上稍后就来。

    是夜星河璀璨,晚风和畅,庭院里一树杏花朵朵簇簇地盛放在皎洁月光下。周遭静谧极了,只有铜漏的水滴声在宫室里荡开涟漪。

    元晚河被凉风一吹,酒的后劲渐渐上头,她有些站不稳,扶着栏杆舒缓气息,突然听见“跐溜”一声,接着一阵炸雷,把她惊得哆嗦了一下,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在那深蓝明澈的夜空之上,开出一朵硕大的桂瓣菊花,瞬间瑶阙如昼,彩光熠熠。

    一道红光直冲云霄,紧接着又是两声炸雷,两朵鎏着金边的紫荆花璨然绽放,花瓣化作流星雨簌簌纷落,消匿在天幕边缘。

    之后又冲上几道变着花样的焰火,洒落一片流光,覆照重重宫阙楼宇,打破夜晚的安宁。元晚河凭栏而眺,想不出今日宫里有什么喜事要放焰火庆祝。

    难不成是孔淑妃落胎的喜事?

    她正胡思乱想着,忽然被人从身后抱住。鼻尖传来一股浓烈的酒气,把她这个刚喝过酒的人都要醺晕了。她正想挣脱,却低头看见环在她腰间的手,袖口绣着八爪金龙,飞扬跋扈一飞冲天的姿态。她便不动弹了。

    实在是不敢动弹。

    那人灼热的气息扑在她耳后,“表妹,刚才的焰火你喜欢吗?”

    “……为什么放焰火?”

    “专门为你准备的。”极温柔的声线,带着诱惑,“庆祝你的生辰。”

    她一愣,没想到还有第二个人记得她的生辰,而这个人居然是元尧。更没想到的是元尧为了给她庆祝生辰,居然大动干戈地在宫里放焰火?

    “三月初八,朕没记错,就是你的生辰。”他依旧环着她,微凉的唇扫过她的耳畔,柔声低语:“以前你过生辰的时候总在军中,朕不方便给你庆祝。后来方便了,你又不在了。现在最好,你在朕身边。”

    他轻轻一叹,鼻息萦在她的面颊,“表妹,你欢喜吗?”

    她恍惚,依稀记得他第一次这么问她,是在他们的第一夜,他欺负着她,不忘低头笑问:“做了这个,从今以后你就是孤的人了,表妹,你欢喜吗?”

    那时也许她心底是有一丝欢喜的,可现在呢?

    她失神望着庭院中那树静绽的杏花,低低道:“谢陛下。”

    他猛地把她扳过来,直视她的眼眸,一字一句道:“叫朕表哥。”

    她一怔,眼中掠过一丝似痛楚又似憎恨的暗光,声音已失了平稳:“陛下,时过境迁,早已物是人非,您这又是何必?”

    “物是……人非了么?”元尧蕴着岚雾的星眸黯了黯,“记得那时,表妹那么喜欢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