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面壁思过
    元晚河望向神色愤懑的孔淑妃,心想这不是孔辕的女儿么,当年她跑到元尧面前低声下气地求他不要娶别人,好像就和这个女人有关?于是她便笑得极璀璨:“哦,看她顺眼,忍不住想打。”

    “你!”孔淑妃气得满脸通红,往前迈了一步,突然“哎哟”一声,捂着肚子呻吟道:“不好,刚才那一摔怕是动了胎气,快扶本宫回宫,速传太医。”

    侍从一阵忙乱,一边送孔淑妃回禧阳宫,一边赶去请太医。元芑也不管孔淑妃,只对元晚河道:“把那美少年借给妹妹玩两天,妹妹就帮姐姐把今天这事儿遮掩过去。”

    元晚河两手一摊:“晚了,那美少年已经被我玩死了。”

    “你骗人。”

    “真的,不信你去我府里搜,要能搜出他半根头发,他就归你了。”

    元芑恨恨盯着元晚河半晌,转身就走,甩下一句话:“元葔,你等着。”

    她没走几步只觉得后脑勺一痛,回头看,竟是元晚河用弹弓打了她,元瑭在一旁拍手叫好:“师父打得好准!”

    元晚河打得不轻,元芑后脑立刻起了个大包。她气急败坏地要冲过去拼命,却突然想到早上出门前父王的唠叨:你哥哥刚出事,这几天千万不要在外头惹是生非……

    元芑努力忍了忍,撇下元晚河转身走开。走出几步她发现自己竟能做到如此隐忍,简直是大大的进步,父王知道了该多为她骄傲啊,没准一高兴就把她册为世子了。想到此,她便飘飘然起来,浑然忘了方才的疼痛屈辱。

    元晚河目送元芑轻松愉快地哼着歌儿消失在曲径上,心想刚才那一下子,估计是把这个刁蛮郡主打傻了。

    孔淑妃的动静闹得大,把皇上皇后都惊动了。禧阳宫里,孔淑妃伏在元尧怀里,万分委屈地告状:“臣妾和百乐公主什么仇什么怨?臣妾好好走着路,她竟藏在假山后用弹弓偷袭臣妾,还说看臣妾不顺眼!陛下,您要为臣妾和腹中龙儿做主啊!”

    元芑也在一旁添柴:“大概是上次孔大人得罪了晚河姐姐,她趁机报复呢。刚才还用弹弓把臣妹的后脑勺打出个大血包!”

    元尧哄慰着孔淑妃,一面吩咐曲苟:“把百乐公主带到馥泉殿里关着,每日给一顿饭,不许她出去,让她好好面壁思过。”

    元晚河面壁整三天,没怎么思过,倒是万分思念起她的小白莲。

    不知为什么,当初接近他纯粹是闲着没事打发时光,根本没打算在他身上用心,可他走了,她才发现自己不慎把心落在他兜里了。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午夜噩梦缠身时,会万分思念他温暖宽广的怀抱,便感觉胸口空空的。

    倒也奇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比任何时候都要善变,时而是个高高在上的公主,时而是个忧郁可怜没人要的老女人,时而是个没心没肺的傻子,时而又是个春心萌动的少女……

    很混乱很分裂,却最接近她自己。

    她私心想着,一定要把他抓回来,手下人干不成,她就亲自出手。如果他不肯跟她回来,她也可以顺着他,随他去别的地方。等他离不开她了,她再把他带回来,困在身边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