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柳大学士,幸会啊
    他是颖州人,去年秋天来朔都赶考,今春刚刚挂上职,之前从考友那里听说了很多朔都的趣事轶闻,其中就包括燕皇室公主郡主们的各种骇人传闻。

    考友千叮咛万嘱咐,即便将来入朝做了官,若见到公主郡主什么的,一定要绕道走,她们都是豺狼虎豹,见着年轻俊俏的小生就捉回府里做面首,不从都不行。之前有两个进士年轻气盛的,宁死不从,直接被骟了扔进宫里做公公去了,据说后来还混成了一宫总管,也算是曲线晋升……

    小助教听了怕得慌,心想自己生得一副白面皮,很可能就是某些公主郡主的菜,以后还是少在宫里走动,乖乖待在崇文堂好了……

    可命中注定烂桃花,躲在崇文堂里也能教他撞个正着。

    元晚河见他面皮由粉白变为惨白,着实可怜得紧,就温和笑笑,拍拍他的肩,转身进了屋。那助教绷着一身汗,见女色魔没跟他计较,逃也似的跑了。

    元晚河轻手轻脚地走近那白衣男子,在他对面坐下,笑眯眯地腻声道:“柳大学士,幸会啊。”

    柳垂庭恍若未闻,依旧缓缓翻着书页,雪松白梅般的清雅风姿,只瞧着就令人目眩神移。

    元晚河几乎垂涎三尺了,倾着身子凑过去,觑着他手中的书页,问道:“柳大学士读什么高深的书呢呀?”

    柳垂庭并不抬眼看她,唇角微微一勾,清越的嗓音带着慵懒傲慢:“百乐公主果然名不虚传,多情风流,区区一个崇文堂助教都能博得公主的怜惜。”

    “我逗他玩儿的。”元晚河声音更加温柔,“见了柳大学士这般出尘绝世的人物,眼里哪还容得了别人?”

    柳垂庭终于抬起清冷幽静的凤眸,与她对视片刻,“啪”地合上书卷站起身,曳着素色广袖朝外走去。“皇长子今日没来,公主且回吧。”

    元晚河对他的不敬不以为忤,殷殷跟上前,“本公主本就是来看望柳大学士的。”

    柳垂庭顿了脚步,仰首望着檐上斜逸而来的温煦春光,懒散道:“看望我?我有什么好看的?”

    “你可好看了,怎么看都看不够。”

    一只翠鸟擦着重檐翘角轻盈飞过,扑翅的声音在空旷寂静的庭院里格外清晰。似有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柳垂庭负手缓踱,淡淡道:“你没怎么变,好像又变了不少。”

    元晚河道:“你是一点没变,还那么绝色。”

    柳垂庭凤眸斜扫,语带嘲讽:“怎么,公主打算把我收进府里?”

    “唉,现在恐怕有点难了,你是皇上眼前的大红人,他才舍不得把你送给我糟蹋呢。”

    “嗯,你还蛮有自知之明。”柳垂庭拂了拂素袖,随意道:“放着好端端的闵国世子妃不做,回燕国干嘛?”

    元晚河撇撇嘴:“耐不住守寡的寂寞呗。”

    柳垂庭不屑地眄她一眼:“没出息。”

    元晚河却问:“你呢?好端端的大夫不做,跑来燕国干嘛?”

    “陈国没我的容身之地了。”

    “你更没出息。”

    “我也觉得。”

    两人相视一笑,隔了五年的韶光明明已经模糊,此刻却异常明媚起来,携卷着重楼殿宇间的缱绻春光,倏忽回到了五年前的箬水城。

    那时,他是医馆的柳大夫,她是打了大胜仗却差点被小产要了命的敌国将军。他救了她的命,她赖了他三个月,很荒诞的缘分,居然在五年后又续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