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叙旧
    三月初五好日子,桃花旺、宜出行,元晚河早早入了宫,上颐武堂应卯。

    她一进颐武堂的门,迎接她的不是众同僚作揖抱拳的礼遇,而是一个大大的熊抱,勒得她差点把早上吃的馄饨吐出来。

    好不容易被松开,只见一个虬髯大汉攒着眼泪花子深深凝望她:“晚河将军,你还记得我不!”

    元晚河笑了:“于大傻,你怎么又把胡子留起来了?”

    面前的虬髯大汉是虎贲中郎将于采翼,元晚河率军攻打南陈和乐浪时,他是她最得力的副将之一。此人孔武有力,耍得一手漂亮的流星双锤;看上去憨憨傻傻,却极为聪敏机警,多次在紧要关头预察危险,进而化险为夷。

    平定乐浪以后,他因为不满成思帝派元晚河去和亲,口出不敬之语,被成思帝关了三个月军牢,放出来以后封作虎贲中郎将,统领大内禁兵,听上去光鲜,与过去统领箬南营七万大军相比,实乃明升暗降。

    当日元晚河回燕朝时,于采翼因有公务在身,没能和宇文欢等人一起去迎接她。之后元晚河又是生病又是闭门谢客,后来干脆去了皇陵,他一直没找到合适机会前去拜访叙旧。

    今日听说元晚河要来颐武堂应卯,他很早就赶过来等着,准备了一肚子话,却在看到元晚河比三年前还要瘦弱的身躯时,只剩了满满的心疼。

    他摸着脑袋憨憨地笑:“嘿嘿,也不打仗了,忍不住就把胡子留起来了。”

    以前于采翼可是军中出了名的美髯公,蓄了一嘴柔顺飘逸的好胡须。然而有一次和闵兵近身搏杀时,他被对方一个小卒死死扯住胡须,要不是元晚河及时相救,他的命就该丢了。那之后元晚河命令他把胡须剪掉,他为此难受了好一阵子,好几天都不和元晚河说话。

    后头有人笑道:“要是公主殿下以后再带着于将军去打仗,还得逼他把好不容易留起来的胡子剪掉!”

    元晚河定睛望去,屋子里竟满满都是旧识,都是曾经和她出生入死过的将领。她回国近半年,为了避嫌刻意低调,只和宇文欢保持着来往,其余旧识都彻底疏远了,没想到他们还记着她,赶着这个时机来与她相聚。

    这的确是个相聚的好时机,颐武堂更是个相聚的好地方。燕太祖立国时在外宫设崇文堂,辖国子学、太学、四门学,五品以上及伯侯子男之子女方可入学。

    凤观时又设颐武堂,专辖武学,除教授子弟功夫武学以外,也有研习兵法、草撰军防之用,故而朝中武官军将常往来于此,互通兵法心得,共商战事要略。

    元晚河供职于此,以后便能天天和这些旧识见面,而不怕引起元尧的猜忌。

    众人围坐,喝茶叙旧,一叙就是一上午。说起三年变化,各自欷歔慨叹,问及元晚河在闵宫生活得怎么样,她只是淡淡一笑:“当然比行军打仗的时候舒服。”

    众人却从她漆黑的眼底看出了悲凉的情绪,武将说话都直,卫将军白晴感慨道:“公主天人之姿、人中龙凤,天下最尊贵优异的男儿才配得上公主,居然被皇上嫁给了闵国那个病秧子,真是怄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