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若那个孩子还在
    元晚河扶着脑袋道:“倒也是,臣妹忝受皇家俸禄,却不能为朝廷出一份力,着实感到羞愧。何况臣妹整天闲着也是闲着,若能有个一官半职,就再好不过了。”

    元尧不动声色,静静饮着酒,清冷的眸子从她脸上悠悠扫过,缓声道:“哦,那么晚河同意品王的提议?”

    元晚河摇摇头:“总督军权力大任务重,累得慌,何况臣妹的资历也不够。能不能换个差事?”

    “你想做什么?要不还让你回东大营做将军?”

    “不好不好,臣妹可不想打仗了。“她缩缩脖子,眼珠子转了转,“要不然……臣妹去做皇长子的师傅吧!”

    “什么?”

    “今天皇长子还说呢,让臣妹教他打弹弓,这么想来,干脆臣妹去教皇长子武功吧。”

    “不行。”元尧想也不想就否决了,“朕不能把皇长子给你教。”

    “为什么不行?臣妹不但能教皇长子武功,还能教他兵法谋略,一定把皇长子培养成一个智勇双全的国之栋梁!”

    “朕说不行就是不行,你这个人,不适合给人当老师。”

    “怎么不适合?”元晚河委屈地眨眨眼,“臣妹今天头回见到小侄儿,便十分喜欢,想把一身武艺都传给他呢。”

    “喜欢他,所以用弹弓把他打下水?”

    “那是切磋武艺啦,陛下您别大惊小怪。臣妹其实可有爱心了,尤其喜欢孩子,真的。”

    “你喜欢孩子?”元尧听了件新鲜事似的,“朕以前可从没发现。”

    元晚河轻轻一叹:“皇上不信也是应该的,臣妹自己没孩子,没有机会表现舐犊之情。”

    她这句话就是随口一说,根本没走心。元尧的瞳仁却忽地深杳起来,目光幽幽穿过她,不知落在何处,声音也跟着幽黯下来:“若是那个孩子还在,该比瑭儿还大了吧……”

    元晚河愣了愣,一时没反应过来他指的是哪个孩子。待对上他略带同情、愧疚的目光,她才恍然大悟,继而心口微微一窒,往事若岚烟般从眼前升腾而起。

    亏他还记得啊,记得她曾失去过他们的孩子。

    可是现在才假惺惺地提起,有什么意义?徒惹人讨厌。

    她垂睫,起身告退:“陛下,臣妹累了,想回去休息。”

    元尧看了她片刻,嘴角很温柔地牵起,“你喜欢瑭儿,就做他的师傅吧,除了歪门邪道,教他什么都行,朕不拘你。”

    之后他把曲苟唤进来:“找个暖和些的轿辇,送公主回馥泉殿。”

    元晚河谢过君恩欲离去,元尧忽又叫住她。她回身望向他,他朝她明朗地笑着:“晚河,以后你还会有自己的孩子。”

    元晚河回以淡淡的笑容,转身离开。

    曲苟找来的轿辇果然暖和,元晚河坐在里头,周身热得烦躁。她禁不住去想刚才他的话——晚河,以后你会有自己的孩子……

    事实是,不会再有了。当年那个大夫就很明确地说过,她再不会有孩子了。

    当然是拜他所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