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表哥其实很思念表妹
    元晚河一愣。

    端起酒一饮而尽,元尧轻抿唇角,“表哥其实很思念表妹。”

    元晚河不语,低头为他斟酒,他却一把抓住她持酒壶的手。

    壶身一晃,晶莹酒液洒在了案上。

    她抬头与他对视,他薄醉的眸子里,漾着她最熟悉的情绪——**。却还夹杂着另一些不同的东西。

    其实她的表哥也从未变过呵……还是当年那个一喝酒就乱性的禽兽。

    禽兽却没有下一步动作,而是郑重其事地说:“你赴闵和亲的第二天,朕就后悔了,悔得要死。”

    **的晦光不知何时已悄然退去,他的星眸清澈晶明,满满映着她的影子。

    元晚河的喉头哽了哽。若早三年听到他这句话,那该多好。

    闵宫一千多个凄冷的夜晚,她也就不必饮着悲愤而眠了。

    不过呢,她这位表哥的话向来当真不得,他说出的好听话就跟过节的焰火似的,当时绚烂至极,一刹那便什么都没了——这是比较讲究的说法。

    不讲究的说法就是说话不如放屁,放个屁出了响还留点味儿,让人知道你放过屁,而他说出的话一纵即逝,不带任何承诺的效力,下一刻就让你认为之前是幻听。

    她温柔笑道:“臣妹这不是回来了么。”

    “是啊,回来了……”元尧的目光瞬了瞬,松开她的手,噫叹着:“回来就好……朕再不许你离开了。”

    他定了定神,察觉到自己方才有些失态,便端直了身子,沉声道:“有件事,朕想问问你的意见。”

    “陛下请讲。”

    “今日早朝,品王当众递了辞呈,要辞去总督军一职。朕没准也没驳,因为一时找不到继任者。”

    “那陛下心里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或者大臣们有什么建议?”

    “朕一时没什么主意。”元尧慢慢地啜酒,“哦对了,品王倒是举荐了一个人。”

    “谁?”

    “你。”

    “我?”

    元晚河挑眉,思量片刻,便领悟到自己今日惨遭罚跪的真正缘由了。

    品王此招以退为进果然狠,她都能想象到早朝上他当着众人面是怎么“夸奖”她的:精明聪慧,谋略过人,在军中留有威望吧啦吧啦……无非就是旁敲侧击地提醒成思帝身边有个小祸患。

    傻子都可以想到,当年在军中威望极高的百乐公主若做了总督军,掌兵权、统调度,会是怎样一个结果。

    燕国实行府兵制,各开府的府兵虽然受中央朝廷管辖调度,但开府都统才是他们直接效命的人。目前燕朝十二开府中的八个开府都统都是护国大将军崇延光的旧部,元晚河只要和他们互相应个声,燕国一半的军队就不再属于元尧了。

    元尧未必看不出品王的心机,只是身在其位,不得不因事绸缪。

    正如宇文欢所说,对于皇帝来说,是非对错不重要,平衡才最重要。元晚河与品王处在一杆秤的两端,品王那头重一些时,皇帝就会把秤砣往元晚河这边移;若品王那头轻了,甚至把自个儿的重量加到了元晚河这一头,皇帝就会不由自主地远离元晚河,遏制她尾大不掉的势头。

    今天的罚跪只是一道餐前例汤,她若没有自知之明,之后还有大菜等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