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尿憋
    众所周知宫里的孩子好怀不好生,好生不好养,元尧登基五年了膝下仅有两女一男,元瑭是嫡长子,又是唯一的儿子,打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只听说他欺负别人,没听说别人欺负他的,即便宫里最得宠的妃嫔,见了他也是礼让三分。

    元尧便问:“是什么人这么大胆,敢欺负到瑭儿头上?”

    李尚宫一副想说不敢说的样子,元尧不悦道:“你怕什么?这宫里头有谁是朕管不了的?”

    “是……是百乐公主!”

    元尧微微一愕,继而失笑。他竟忘了,这宫里头也就只有那个傻表妹会和一个四岁稚童过不去。他淡然道:“你先下去吧,皇长子底子好,受点风寒而已,应该不碍事的,朕等会去宝华宫看望他。”

    李尚宫讶然——皇上对百乐公主已经宠爱到这种地步了么?上次她在仙伶馆闹事,皇上对她百般维护;之后她受了伤,皇上更是呵护备至;这回她欺负了皇长子,皇上居然一笑置之……

    难道真如皇后娘娘猜测,皇上对百乐公主旧情复燃了?

    李尚宫不敢再说什么,闷声告退,元尧提笔准备继续批奏折,余光扫到了玉砚旁品王的辞呈,接着想到朝堂上众人对元晚河的推崇。

    他忽然又有些惆怅,目光凝了凝,冷声道:“等等。”

    李尚宫停住脚步,不知皇上还有何吩咐。

    元尧有些不耐,淡淡地说:“让百乐公主在宝华宫门前跪着,等朕前去发落。”

    “是!”李尚宫喜不自禁地告退了。

    元晚河喝完第五盏茶,没等到婢女来续水,却等来了李尚宫带回来的口谕。李尚宫颇有些傲慢地说:“皇上让公主在宝华宫门前跪着,等候皇上前来发落。”

    元晚河撇撇嘴,果然伴君如伴虎,前几天还让她读着书等他来呢,这回就让她跪着等他来。反正怎么样都是他说了算,谁叫他是皇上呢,做皇上的就是那么任性。

    宝华宫的下人勤快得很,一早把大门口的积雪都扫了,元晚河跪在硬邦邦的青石地板上,不一会儿膝盖就针扎般地痛。这还不算最难忍,最受不了的是没跪多久,她内急了。

    这时她便深刻领悟到了皇后的厉害。先以好茶相待,旁边还有个侍婢不停地续水,等她喝了一肚子水,再让她跪在大门口,给冷风一吹,凶猛尿意挡都挡不住。

    她努力想些别的事情,企图转移注意力,可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便打算起身去找茅房。刚站起一只脚,李尚宫不知从哪突然冒出来:“公主殿下这是要干什么?”

    元晚河张了张嘴,终究没把“如厕”两个字说出口。听过人罚跪的,没听过罚跪中途还去上茅房的。她百乐公主虽然不拘小节,却也是有点格调的,不能教一个贱婢看了笑话去。

    她重新跪好,目视前方,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尽管腹中膀胱已经开始颤抖了。

    膀胱颤着颤着就开始痛,过了一会儿肾也跟着痛,接着胃跟着痛,再接着心肝肺都开始跟着痛。元晚河头一回憋尿憋到这种境界,比憋着孩子不生还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