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总督军
    成思帝元尧今日没午睡,这几日奏折多,烦心事也多。

    全国通缉了快一个月,那个假陈开度人间蒸发了一般,不知所踪。

    而清州那边,局势更加紧张,前些日子农氏军的某个将领起兵倒戈,杀了主公农苍明,将农氏军全盘掌控,改旗易帜,号称“定清军”,先是一鼓作气把王氏军打到了沱水以北,接着与驻守清州和沱水郡的燕军对峙,割据清州的野心昭然若揭。

    元尧这几天一直在考虑派谁领兵去清州镇压叛乱,清州一带地势复杂,关系错综,最好派个对那里比较熟悉的人去。

    他脑子里跳出了“元晚河”三个字,又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她过去在清州一带与闵人作战,对那里的军情地势都了如指掌,但……反正现在不能考虑她。

    清州那边的事情还在头疼着,今日早朝品王元覃又递上辞呈,请求辞去总督军一职。元尧知道品王是在赌气,虽然皇陵被炸一案中品王世子元璋难辞其咎,但元尧直接把元璋流放北疆且令他永不得回燕都,对于爱子心切的品王来说,还是很难接受的。品王一世高傲,这回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便有些心灰意冷,连总督军也懒得做了。

    金銮殿上,元尧有些为难:“总督军一职,朕之臂膀,军之柱梁,非资历深厚、众心所向者难胜任之。爱卿若贸然请辞,朕真不知该倚重于谁。”

    品王跪地道:“臣年事已高,实无心无力担当重任,恐负陛下与群僚所望。臣以为,百乐公主冰质慧侠,且曾战功卓著,至今在军中威望不灭,乃总督军首选。”

    元尧眯起眼,透过冕旒珠玉盯着恭顺跪伏于丹樨之下的元覃。良久,他沉声道:“诸位爱卿有何看法?”

    向来与元晚河对着干的品王一派的大臣都默不作声,而对元晚河有好感,或曾经与她交好的大臣则连声赞同,一方面是附和品王的话,另一方面也提及元晚河在皇陵爆炸案中功不可没,忠心昭然,可得倚重。

    最后元尧不置可否,挥挥手退了朝。

    回到天徽殿草草吃了点东西就开始批奏折,一直坐到下午都没抬一次头。

    直到大内总管太监曲苟前来,说宝华宫来人有事禀报。

    元尧也觉得累了,正好借这个机会休息一下,就命曲苟把人传上来。

    来人是宝华宫的李尚宫,双眼通红,来到御前噗通一声跪下,哑声道:“陛下,您可要给皇长子作主啊!”

    元尧皱了皱眉,“皇长子怎么了?”

    “奴婢该死,今日午饭后一时没看好小主子,让他偷溜出去了。小主子自己在花园里玩得好好的,不知怎么招惹了某个过路的主子,居然被她用弹丸打进了水里,大冬天的,小主子被弄得浑身湿透,回到宫里就发起了高热。太医都手足无措。皇后娘娘急坏了,却怕打扰陛下,不准奴婢等人声张,但奴婢实在气不过,就冒死擅自前来求见陛下,请陛下为小主子做主!”

    元尧觉得有趣,这样的消息他还是头一回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