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别人家的娘亲
    小男孩浑身湿透了,小小的身体瑟瑟发抖,却没有哭。元晚河脱下外裘想裹在他身上,他一把推开她,奶声奶气地斥责道:“你好大的胆子!”

    成了落汤鸡还不忘摆架子,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元晚河拍拍他的脑袋:“淡定,淡定。”

    小男孩退后一步,眼睛瞪得圆圆的:“不许摸我的脑袋!”

    元晚河手一闪,又摸了一下他的脑袋:“我就摸!”

    小男孩气坏了:“放肆,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元晚河瞥他一眼,走到假山下拾起他掉落的金弹弓,又捡起一颗石子,“你那么笨,干脆叫你笨笨吧。”

    小男孩气得跳起来:“我是皇长子!你敢说我笨?”

    元晚河不搭理他,拉起弹弓对准不远处的亭子,“嗖”地一声,一只麻雀从檐上掉下来。

    小男孩目瞪口呆:“好厉害……”

    元晚河道:“所以说你是笨笨咯。”

    小男孩本想发作,却忍了下来,故作稳重地说:“你教我打弹弓,我就饶了你的大不敬。”

    元晚河语重心长:“元瑭侄儿啊,你这么笨,学不会的。”

    小男孩睁大眼睛:“我不笨!父皇常夸我聪明呢!”

    “你父皇也是个笨蛋,你就随了他了。”

    “你……你敢骂我父皇?”小男孩不知是气的还是冻的,嘴唇都发紫了,竟还有力气扯起嗓子大喊:“来人啊!快来人啊!”

    “殿下,您怎么跑到这来了?都急死奴婢了!”几个宫女急匆匆跑过来,为首的宫女正是皇后宫中的掌事姑姑李尚宫,见到湿漉漉的小皇子,忙给他披衣服,“您这是怎么了?”

    元瑭指着元晚河,开始告黑状:“她把我推下水!”

    元晚河很惊讶:“乖侄儿,您别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李尚宫疑惑道:“公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子殿下所说当真?”

    元晚河两手一摊:“他不是被我推下水的,而是被我用弹丸打下水的。”

    李尚宫讶然,面露不豫之色,冷冷地说:“皇长子千金之体,就算您贵为公主,也不能伤害龙嗣!您就不怕皇上怪罪吗?烦请您随奴婢去宝华宫走一趟,跟皇后娘娘解释一下。”

    解释?有什么可解释的。左不过看你家熊孩子不顺眼,就欺负了一把呗。

    但是,皇后娘娘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元晚河去了宝华宫,在外殿里喝了三盏茶,连皇后的头发丝儿也没见着。倒是陆陆续续有太医提着药箱匆匆到来,随着宫人进入内殿。元晚河叫住宫人一问才知道,皇长子一回来就咳嗽不止,发起高热,皇后娘娘正急得掉泪呢。

    元晚河心想皇后急什么,皇长子又不是她亲生的。做养母已经够累了,还要成天装慈爱,真不容易。

    她又想起自己小时候也有一次掉进河里,被捞上来的时候玉廉长公主正匆匆赶来,一见到湿漉漉的元晚河就捂着肚子笑起来:“小落水狗,哈哈哈。”

    果然还是别人家的娘亲更慈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