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美人读书
    正月二十五,已立春多日,朔都竟又下起了大雪。坊间流言猜测是皇陵被毁,扰了皇家先祖的魂灵,故而降怒于人间。

    元晚河倒是很享受这样的天气,大雪天宅在温暖的屋里最惬意不过了。馥泉殿里炭火烧得很足,暖如晚春,元晚河穿着一件月牙白的丝薄夹袄,靠在窗下欹案旁,左手据搘颐,右手持卷,懒懒翻阅着。

    若是熟识她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得合不拢嘴——百乐公主居然也读书了?

    玉廉长公主是朔都有名的才女,但她的千金向来以粗枝大叶、文墨不通闻名于朔都皇族之间,更以“采菊东篱下,莫道不消魂”的佳作名噪一时。从小元晚河读书,身边若无俊美书童相伴,便一个字都读不进去;长大后她一个字都不读了,身边依然有俊美书童相伴。

    眼前的一幕令元尧一刹那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他批完奏折闲来无事,就想起去看望一下那个羞答答、傻乎乎的表妹,一进馥泉殿,却看到一个素衣女子正倚窗读书,螓首微垂,神情专注,姿态优雅恬静,未施粉黛的如玉容颜丽色天成。

    她身后一副绨素画屏绣着大朵水红色的缠枝牡丹,与女子的素净清丽相映成趣,竟比江南名家的画还要妙三分。

    元尧一时竟移不开视线。他未曾料想那个只会骑马射箭、青涩木讷的表妹,竟也可以美得这样沉静婉约。大概在闵宫的三年,她终于学会沉下心,认真读读书了。也算是有进步。

    他放轻脚步走过去,生怕惊扰了她的静美,她依旧垂首专注,眉峰偶尔轻微地蹙起,似是读到了不懂的地方。

    他走到近前,她才恍然惊觉,忙起身行礼。他微笑道:“看什么书呢?这么专注。”

    她慌忙把书卷藏在身后,嗫嚅道:“没什么啦……”

    “哦?还怕给朕看?”元尧挑眉,更觉有趣,“该不会是南陈的香词艳曲罢?”

    元晚河美目一弯,娇嗔道:“明明是陛下自己爱看那些东西,便以为别人也爱看。”

    元尧轻刮她的鼻头:“臭丫头,没大没小!”

    两人相对而坐,元尧问道:“刚才见你读书的时候皱眉头,是有不懂之处么?朕可以给你讲讲。”

    元晚河素手扶颐,悠悠一叹,“陛下,您说说,人为什么要读书呢?”

    元尧一愣,不知该如何回答她这个听似很高深、实则没水准的问题,他想想道:“有句话你听说过没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人不怕生来一无所有,只要肯读书,什么都会有。”

    “嗯,这句话臣妹听懂了。”元晚河却依旧一副困惑的样子,“可臣妹不赞同。”

    “哦?为何?”

    “臣妹的书里,既没有黄金屋,也没有颜如玉,连土房草屋都看不到。”元晚河撅起小嘴,把书卷往案上一搁,“越读越不开怀。”

    元尧好奇地拿起那卷书,翻开看了半晌,疑惑道:“这是什么?”

    “早上臣妹府里的管家送来的,臣妹回国以后府里的账目都记在这上头。”

    元尧挑眉:“闹了半天,原来是账本?”

    “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