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残酷的真相
    元晚河一直记得父亲离去时的决绝,她当然不知晓个中缘由,只以为他是为情所伤,想找个清净的地方独自舔伤口去。

    事实上,当年除了苑里草溪,没有人知道崇延光此行的真实目的,包括那个谋害玉廉长公主的幕后主使者——品王。

    贺桥告诉元晚河,品王在朝政中长期受玉廉长公主掣肘,渐渐由怒生恨,最终生出杀意。在考虑了多种方案之后,他门下的幕僚帮他找来了一个杀人于无形的宝贝——竹血蛛。

    趁崇延光外出征战之际,品王派奸细潜入玉廉长公主的寝阁,把香囊藏在床褥之下,同时在窗下的草丛里释放竹血蛛。五个月后,一代风华的玉廉长公主猝然“病逝”,无人怀疑她的死因。

    鹿人部落常年游猎于弥药与燕国交界的深山之中,神出鬼没,极难追寻。崇延光沿着边境一路寻找,同时奉凤观帝之命勘察关镇地势军防,四年内走遍燕国边线,指挥构建了边防军府和狙防关守系统。

    凤观十年初,弥药人入侵燕国边境,凤观帝命崇延光领兵抗击,崇延光不得已中断了寻找鹿人的行程,转道西风原与弥药人交战,在一次行军突进的过程中遭到敌人伏击,百战百胜的战神竟被乱箭射死,一时震惊燕国。

    凤观帝哀恸不已,竟至病倒,随后缠绵病榻,年末而崩。

    直到今天,在大理寺的死牢里,第一次有人说出了残酷的真相:

    凤观帝对崇延光的信任宠幸,使品王颇为妒忌。他身居总督军之位,但兵力最强的东大营常年由崇延光统领,各地军府也实际听令于护国大将军,总督军则形同虚设。同时品王也担心有朝一日谋害玉廉长公主的事迹败露,招致崇延光的报复,于是决定一不做二不休,除掉崇延光。他买通崇延光身边的一个副尉,得到了崇延光部的作战计划,再将情报出卖给弥药人,致使崇延光在行军途中意外遭伏,全军覆没!

    贺桥说完,望着那个静若石雕的背影,微弱光线透过牢门,在她身后拉出一道凝固的长影。

    寂静之中传来压抑的咳嗽声,她内伤未愈,此时肺腑间又是一阵阴痛。待气息逐渐平缓,她徐徐问道:“贺桥,本公主不管你从何得知这些秘密,本公主只想问你,你能否保证今日所言,每字每句皆非诳语?”

    贺桥咬咬牙:“若殿下将来发现罪臣有一丝一毫欺瞒殿下,那么罪臣全家三十口性命,随殿下处置!”

    “好,本公主明白了。本公主答应照顾你的家人。你放心去吧。”

    元晚河正准备迈出牢门,贺桥忽然倾身,哑声喊道:“殿下等等!”

    元晚河微微侧首:“怎么了?”

    “殿下……看在,看在罪臣告诉您这个秘密的份上……”贺桥转动着浑浊的眼珠,声音充满急切期待,“您好人做到底,保罪臣一命可好?”

    元晚河静默片刻,冲他笑了笑:“贺大人,对不住,你告诉了我这个秘密,你就不能活了。”

    语罢,抬脚出门,上锁,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