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临死前的秘密
    “干什么做出一副惊诧不已的样子?不是你叫本公主来的么?”元晚河走过来,蹲在贺桥面前,双眼平视他,“传话的人说你有重要的秘密要告诉本公主,本公主病体未愈,本来不想来的,可又好奇得不得了,很想听听贺大人临死前还有什么小九九。”

    贺桥干裂的嘴唇颤了颤,低哑道:“罪臣是冤枉的。”

    “哦——真是个惊天大秘密。”

    “罪臣没有与陈开度勾结!”贺桥抑制不住激动,“罪臣虽然刚愎自用又狂妄,不肯听公主殿下的劝诫,终至酿成灾祸。但罪臣不是故意的,罪臣真的没想到陈开度意图谋反,会干出在桐陵里安放火药那种荒唐的事!”

    元晚河疑惑道:“贺大人,没人说你和陈开度勾结啊。皇上给你定的是渎职罪,又不是谋反罪,谋反可是要满门抄斩的,当下你家人都活得好好的,不过是要搬家去漠北而已,你急什么?”

    “家人……”贺桥的脸色更为灰败,“漠北寒苦至极,寸草不生、鸟兽无迹,被流放去那里的人没有几个能回来的,罪臣上有耄耋老母,下有冲龄弱儿,他们何以求生?”

    元晚河摊手:“这和本公主有什么关系?你费尽力气叫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罪臣此番劳烦殿下前来,就是想与殿下做一个交易。”

    元晚河奇道:“你想做交易找谁不行?偏找我这个冤家对头,剑走偏锋?”

    “因为……”贺桥咳了两声,“罪臣有殿下想知道的秘密。罪臣以这个秘密,换取殿下对罪臣家人的庇护。”

    “那你先说说是什么秘密吧,要看本公主感不感兴趣,”

    “是关于品王的,殿下一定会感兴趣。”

    “品王啊……”元晚河眨眨眼,“该不会是品王床上不举吧?这个秘密的确很有价值,但本公主一早就知道了。”

    贺桥想了想道:“还有个秘密,殿下肯定不知道。殿下只要发誓在罪臣死后保护罪臣的家人安然无虞,罪臣就把这个秘密告诉殿下。”

    “品王的很多秘密本公主都知道的,便秘,口臭,不爱洗澡,睡觉打呼,喜好人妻……”元晚河没了耐心,起身朝牢门走去,“贺大人,一路顺风啊,我就不送了。”

    “殿下、殿下难道不想知道玉廉长公主和护国大将军的真实死因?”颤抖嘶哑的声音,如溺水之人最后的呼救。

    元晚河定住脚步,没有回头。半晌过后,清冷声音融着黑暗徐徐传来:“贺桥,你的脑袋还在脖子上,嘴巴还在脑袋上,说了什么话自己可是清楚的。”

    贺桥咽一口唾沫,强作镇定道:“罪臣……清楚自己说了什么。只要殿下想听,罪臣,罪臣就敢讲!”

    元晚河依旧没有回头,定定立在牢门处,一副随时都要走出去的架势,“你讲,我听着。”

    贺桥深吸一口气,强抑住激烈的心跳,尽量用平静清楚的讲述,揭开了一个深藏多年的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