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这是我的初吻
    说着这样森然恐怖的事情,她居然还能勾起唇角,清清浅浅地笑:“闵国世子是个好人,他心疼我,一次都没诈尸吓唬我。只是那以后,我总做噩梦,梦见的都是死去的人,不是来索命就是来要钱,好生闹心。”

    灵扬眼中有复杂的阴霾,沉声道:“没想到闵人如此卑劣,竟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

    “我可不是什么弱女子啊……”元晚河叹息,“我是杀了闵国兵马大元帅的燕朝将军……后来才知道,我那可怜的夫君也是在燕闵之战中被我砍伤,一直没好,慢慢拖死了。闵人记仇,全报在了我身上。”

    灵扬轻轻道:“在闵国那三年,你的日子不好过罢?”

    “还好,习惯就好了。”她恬静笑着,“只是怕夜晚,怕一个人睡觉。有时怕得狠了,就喝酒,喝醉了,就不怕了。也是那几年,我染上了酒瘾。”

    灵扬默然。

    元晚河的喘息渐渐轻了,睫毛低垂着,双眸掩在阴翳里,安静得没有一丝闪烁。

    灵扬赶忙捉起元晚河的手腕,捏住她的脉。她的睫毛颤了颤,低弱道:“原来你会医术?”

    “不会。就是看你死了没有。”

    “……”

    元晚河想咳嗽却咳不出来了,只低低吭了一声,勉强提着气说:“小白莲,我都要死了,你满足我一个愿望好不好?”

    “让我做你的驸马?不行。”

    “……你真瞧得起自己。”

    “那你说,什么愿望?”

    “亲我一下吧。”她幽幽地,“亲脸不算,要亲嘴。”

    灵扬蹙眉:“你趁人之危。”

    ……这会儿到底是谁更危一些?元晚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灵扬一惊:“你别死,别翻白眼啊,我答应你不行么?”

    元晚河满意地闭上眼,安静等待小白莲的吻。

    灵扬定定望着她,黑眸里凝结着浅淡的涩意,片刻渐散去,一抹温柔从瞳仁深处幽幽萦出来。

    他低头,凑近她的樱唇。

    两人的唇快要触碰时,元晚河突然道:“等等。”

    灵扬顿住,有些尴尬:“怎么了?”

    元晚河没有睁眼,轻声道:“这是我的初吻,你要温柔些,再温柔些,别给我留下遗憾。”

    灵扬顿时觉得好笑:“初吻?”

    “我说的是真的……”元晚河噫叹着,肺腑间的疼痛已然麻木,整个身子都轻飘起来,气息仿佛漂在水上,随时都要沉没般,“没人吻过我,没人爱过我……”

    最后一个字滴落在死寂黑暗中,荡起往事的苦涩涟漪。那时元尧对她做尽了亲密而亵渎的事,却从没像一个男人吻心爱的女人那般,吻过她的唇。

    哪怕是一个虚情假意的吻。

    灵扬垂了幽深的眸,一俯身,将唇印在她的唇上。她的唇柔软馨香如花瓣,他恍然感到,其实她也只是个普通女子。

    她阖着眼,再无声息,不知是否还对他那一吻有所感知。

    他抱着她的手紧了紧,微不可闻地叹息:“元晚河,你若不是元晚河,那该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