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造反了
    元晚河赶到时,陵卫已将献殿团团围住,那伙贼人困在献殿之内。元晚河问道:“献殿内已无退路,怎么不冲进去把他们抓了?”

    陵卫长愁眉不展道:“他们扬言要把献殿炸了,属下不敢贸然行动,等公主一起来商量对策。”

    “炸献殿?他们随身带了多少火药?”

    “属下也觉得奇怪,方才打斗时他们皆是轻装短兵,似乎没有携带火药。”

    “那他们怎敢说要炸献殿?”

    元晚河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陈开度。

    她又问道:“那帮贼人有什么目的?”

    陵卫长道:“起初是有一个人趁着守卫换防时潜入桐陵,他随身带着麻布袋和撬棍,应该是想溜进献殿偷些祭品,被发现以后他试图逃跑,这时不知从哪里冲出四个同伙,和陵卫打了起来。他们身手很了得,而我们人手不多,一时没将他们制服。”

    “陵区守卫森严,这么多贼人是怎么潜入的?”元晚河目光冷沉,“是内贼罢。”

    陵卫长道:“属下也是这么想的。”

    元晚河又瞥了一眼陈开度,“陈大人,你来之前,有没有清点过营里工匠的数目?”

    陈开度此时面色铁青,目光阴沉,故作沉着的声音掩饰不住焦虑:“回殿下,下工之后所有工匠都已回营休息,戌时营门就已落锁……殿下是怀疑内贼出自微臣这里?”

    元晚河想了想道:“是不是你欠了工人的工钱,他们没钱过年,就铤而走险来偷东西?”

    陈开度急忙辩解:“不可能!微臣治下甚严,怎会……”

    “是或非,去查查工匠是不是都在营地里就可以了。”元晚河使个眼色,华琨便带着两个人离开。

    陈开度蹙眉道:“殿下为何怀疑微臣手下的工匠,却不怀疑这么多陵卫?”

    元晚河道:“连火药都没带就敢扬言炸献殿,只有两个可能咯,要么是他们跟咱们开玩笑,要么是献殿里原本就藏了足够量的火药。而献殿平日里不准闲人入内,进进出出的都是你手下的工匠,只有他们知道献殿里藏了火药。”

    陈开度悚然一惊:“献殿里怎么可能有火药?这等严重的事,殿下怎可凭一己臆测就轻易下结论?殿下有何证据?”

    元晚河冷冷笑道:“本公主早怀疑你心怀不轨,碍于贺桥的偏袒,本公主一直没拿你怎么样。等会在献殿里搜出火药,就是铁证如山,看你还怎么为自己开脱。”

    陈开度的脸色由青转白,狭目中闪过一道阴戾的光。

    元晚河还没来得及品味这道光的含义,她眼前一花,回过神来时脖子下已经架了一把凉凉的刀刃。

    她轻轻一叹:“陈大人,身手不错啊。”

    众侍卫唰地拔出刀,把二人包围起来。杨缇喝道:“陈开度,你想造反么?快放开公主!”

    陈开度在她身后反剪她的双手,声音低哑道:“我本来不想走到这一步的,可公主殿下咄咄逼人,我只好来个鱼死网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