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撒谎
    灵台高踞山陵半腰,众人拾阶而上,查视灵台复原情况。元晚河走着走着忽然停下来,俯身去摸筑阶青石。

    其余人好奇公主在做什么,也停下脚步,元晚河直起身,看着指肚上的一片乌黑,又凑到鼻尖闻了闻,道:“这是火硝么?”

    陈开度愣了一下,答道:“哦,前段时间有一段工程需要炸石开山,就用了火硝,有些四散残留在各处了。”

    元晚河点点头,继续顺着台阶上行,来到灵台之上。灵台上四方开阔,视野极佳,到时皇帝便会登临此处行祭,万臣观仰。

    元晚河站在台缘眺望,对陈开度道:“陈大人可谓土木营造的匠才,等此次祭典顺利完成,你青云直上指日可待。”

    陈开度谦逊道:“公主谬赞了,开度一介匠人,只希望留在梁州兴造司做好分内之事,以一己长技造福一方百姓。”

    元晚河道:“留在兴造司也好,能发挥你的才华。梁州兴造司这些年功绩不菲啊,年年导达沟洫、堰决河渠,造就了梁州以东的万亩良田。凤观七年,先妣玉廉长公主曾奉旨临梁州视察,亲临兴造司接见了司内主事,并大赏工匠,当时陈大人应该在场吧?”

    陈开度道:“微臣当时在场,有幸得见长公主风仪,终身难忘。”

    元晚河笑了笑:“本公主有些累了,贺大人你们继续察验吧,本公主先回龙华寺了,有事可随时遣人前来禀报。”

    众人揖道:“恭送殿下!”

    当日,元晚河邀请工部郎中贺桥共进午膳。

    午膳安排得很低调,只有元晚河与贺桥两人在场,杨缇等侍卫被安排在门外站岗,不许任何人进入,似乎里头在探讨什么机密。

    贺桥在朝为官二十余年,近年来因与显贵结了亲,青云直上。他在朝中向来不与玉廉长公主一系交好,与百乐公主更是交情冷淡,所以这次他被单独请来与她共进晚膳,他摸不透她葫芦里装的什么药。

    几番客套话语之后,元晚河起身在在屋中踱了几圈,对贺桥道:“今日叫大人来,是因为本公主有种不妙的预感。”

    贺桥皱眉道:“殿下为何这么说?发生什么事了?”

    元晚河道:“就是今日同你一起视察桐陵时,本公主在灵台附近发现的火硝粉末。”

    贺桥不解:“有什么问题吗?陈开度说那是他们炸石开山用的。自从火硝技术从南朝传入,近年来各地大型的开山工程都有用到火硝,殿下有什么担忧?”

    元晚河摇头:“本公主觉得陈开度在撒谎。”

    “为何?”

    “本公主到达陵区那晚下了大雪,陵园的建筑外表和路面肯定都被雪覆盖,而今天我们登灵台时,阶梯和灵台上的雪都被清扫过,如果用火硝开山是在下雪之前,散落四处的火硝粉末应该都跟着雪一起清扫了。可如果使用火硝是在下雪之后,为什么本公主住在龙华寺这么多天,从没听到过爆破之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