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美男是靠不住的
    第三天元晚河以自己被恶梦魇着了为由,翘了早课。

    第四天的理由是前晚落枕了,脑袋一直歪着,没法见人。

    第五天的理由是粗纤维素菜吃多了,腹泻。

    第六天的理由是夜里幽梦忽还乡,醒来后想到与亡夫三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最终难起床……

    第七天凌晨她想了大半宿该找个什么新理由,正苦恼间,常道已在门外道:“公主殿下今日又无法参加早课了吧?住持让小僧给您送来一本金刚经,您之后都不必参加早课了,只需抄写金刚经即可。”

    晨觉的问题终于被元晚河机智地解决了,现在还剩下一个性命攸关的大问题——肉!

    元晚河的理由是自己正在长身体,不能缺营养,灵扬已经习惯了她的强词夺理,无奈道:“这荒山僻壤的,上哪给你找肉去?”

    “上那儿找!”她食指朝上指着。

    “什么意思?”

    “天上飞的!打下来,烤鸟肉!”

    “有弓箭么?”

    “我已经找华琨要来了。”她从背后变出一副轻弓箭,“走吧,咱们打鸟儿去,我也好久没拉弓射箭了,正好恢复一下身手!”

    两人跑出龙华寺在陵区里逛游,陵园各处祭有贡品,有专人负责驱赶偷食的鸟儿,而近几日下大雪的缘故,附近山里的鸟儿找不到吃的,都飞来陵园碰运气,运气不好的就碰着了元晚河的冷箭。

    不一会儿就收获了五只小麻雀,元晚河尚不满足:“这些麻雀精精瘦的,一点都不香!要是能飞来一只鸡多好啊……喂,你说会不会有肥肥的山鸡飞进来?”

    灵扬道:“嗯,还可能飞来一只烤乳猪。”

    “哎哎你看那是什么?”元晚河指着不远处,“好肥的鸽子啊!”

    灵扬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只暗灰色的大鸟正擦着松林低飞而来,他说:“你有见过这么大的鸽子么?那是雀鹰,专门吃鸽子的。”

    “这玩意儿绝对比鸽子好吃啊!”元晚河兴奋不已,搭箭上弓,等着猎物飞近。

    “雀鹰凶猛敏捷,不好射,让我来。”灵扬从她手里抢过弓箭,左手执弓,右手搭箭,右手三指扣弦,身体微向后仰,冷铁箭头对准了滑翔而来的目标。

    元晚河愣愣望着眼前沉着如水、姿态俊凛的男子。第一次见他严肃专注的模样,武者的威凛霸气出现在那张比女人都好看的脸上,竟不显得格格不入,而是生出了另一番风度。

    她一直以来难以想象这样绝色的男子居然是行伍出身,现在她终于可以想象,当他穿着黑铁铠甲,骑马横刀东扫西荡时,应是何等风华耀眼。

    一定不输于那人。

    弓弦发出凌厉的声响,羽箭破风而出,带着凛冽的力道。他姿态优雅地放下弓,转过头清冷望着她,眸光凝着朝晖,薄唇轻抿:“射歪了呢……”

    元晚河瞬间从幻想掉入现实,终于知道美男再怎么风度迷人也是靠不住的。她把弓抢回来,闷闷往回走,“所以说你做到校尉就被人干掉了,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那雀鹰狡猾得很,懂得战略躲避,要是你肯定也射不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