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把你的耳朵割下来下酒
    龙华寺很大,灵扬不熟悉路,好半天才找到厨房。带了些糕点回来,看见林子里元晚河不知在忙活什么。他走上前,见她面前堆着两个圆滚滚的雪球,一个大一些,一个小一些,小的雪球上头还一左一右插着两根树杈。

    她擦擦汗,心满意足道:“完工啦!”

    “这是什么?”

    “你眼瞎么?雪人啊。”

    “雪人?”灵扬诧异,“你不要骗我这个南方人。”

    “千真万确是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你。”

    “……哪个是我?”

    “这个。”元晚河指着那个小雪球。

    “为什么?!我在你眼里是团球啊?没有四肢就算了,连五官都没有?还有那上头两根树杈是什么?我的脑电波吗?!”

    “是你的角啊。”

    “你是开了天眼还是用了照妖镜,怎么就看出我长角了?!”

    “我的创作思路是这样的,你不要急仔细听。呶,我姓元,谐音圆,所以那个圆圆的大雪球就代表我,别人一看就知道是我。那你的特征又该怎么表现呢?还是从名字入手,灵扬,羚羊,头上有两只角,所以就用两根树杈代表角,别人一看就知道是你咯。怎么样,是不是特别生动形象、清晰明了?”

    “……你敢确定,真的有人一看就明白么?”

    “有啊,小时候我家里的下人,都夸我堆的雪人生动形象,说我很有想象力呢。哎?你额头怎么冒出几根黑线?”

    灵扬望着远方,平静良久,说:“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的雪球比我的雪球大……”

    “是雪人。”

    “好吧。为什么你的雪人比我的雪人大?明明我比你高,比你壮。”

    “我是主子你是面首,低人一等的面首能比主子大?”

    “……”

    灵扬把装着点心的纸包塞进元晚河手里,“殿下慢慢吃,低人一等的我回屋去了。”

    元晚河打开纸包看了一眼嫌弃道:“虽然你低人一等,但也应该知道高你一等的人饿了要吃什么吧?”

    “这些糕点还不够殿下吃饱的么?”

    “肉啊,我要吃肉!”

    灵扬哭笑不得,“我的小祖宗,你以为你是在避暑山庄里度假呢么?现在是在寺里,我上哪给你弄肉去?”

    元晚河狡黠一笑,拉起他的手,“跟我来!”

    她带他进了她的卧房,从压箱底的包裹中取出一个油纸包,打开的同时,一股卤肉香味扑鼻而来。

    面前一个大猪头,憨态可掬地望着灵扬。

    “出门前我悄悄带上的,以备不时之需。”元晚河从金鞘中抽出她那把据说喝过很多人血的宝刀,唰唰割下两只猪耳朵,“猪耳朵是本公主的最爱,这次忍痛赏你一只,吃的时候要仔细品味脆骨的口感哦。”

    灵扬已经找不出话来回应这个女子了。他默默接过猪耳朵,默默吃起来。嗯……不得不说,还挺好吃。

    元晚河笑眯眯看着他:“好吃吧?”

    “嗯……”

    元晚河语重心长地借机教育他:“吃了猪耳朵,就要长耳朵,以后你再不听话,我就把你的耳朵割下来下酒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