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雪中乱战
    大雪下了一夜,换来一片银天素地。清晨时分灵扬在床上盘腿运气,元晚河突然踹门而入,将他一把从床上拽下来,嚷嚷道:“懒虫起来啦!跟我去堆雪人!”

    灵扬在心中感慨此女力气之大的同时,人已经被她拽到了屋外。

    清新疏冷的风扑面而来,令人豁然清爽。但看四下,雪覆阑宇,银罩松冠,一派素净清美的阆苑仙境。灵扬道:“我头一回见到北国的雪,竟如此不凡。”

    “我们北国的雪不但好看,还好闻呢。”元晚河掬起一捧雪,放在鼻前深深嗅了嗅,“好香……”

    灵扬觉得奇怪:“雪怎么可能有香气?”

    “不信你闻闻。”元晚河把雪捧到他面前。他低头去闻,她突然一抬手,把满捧的雪摁在了他脸上。

    那白眉毛白胡子的模样美妙极了。

    元晚河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个笨蛋……太好骗了吧!”

    忽然一团凉沁沁的东西砸进嘴里,堵住了她的笑声。她俯下身子狼狈地咳嗽,灵扬拍掉手上的雪,轻蔑道:“这雪不但好闻,还很好吃对不对?”

    她柳眉倒竖,抓起一团雪向他砸去。他也不甘示弱,和她对砸起来。雪团划空飞过,碎霰散落如沙,宁静素美的庭院里,阵阵欢笑响彻檐宇。

    很快元晚河就不满足这种隔空对打,趁灵扬蹲下去捏雪团时,她大叫一声冲上去,猛地把他扑倒在地,坐在他身上,把周围的雪往他脸上刨。

    灵扬也不甘示弱,散功丸的药力已经散得差不多,他有的是力气,抓住元晚河的手腕用力一提,来一个凌空倒摔,把她重重摔在雪地里。

    趁她七荤八素的当儿,他翻身而上,把她面朝下压在雪里,居高临下道:“认不认输?”

    她抓起一把雪想砸他的眼睛,他迅疾捏住她手腕,用力朝后一扳,“想不想尝尝胳膊脱臼的滋味?”

    元晚河大叫道:“喂!玩闹而已嘛,你动真格的?”

    “你怕了?”灵扬嘴角勾起一丝坏笑,仍扭着她的胳膊,只要再加一分力道……

    “谁说我怕了?”她疼得额上沁出汗,仍不甘示弱。

    “求我,求我我就放过你。”眸心闪过一丝邪佞,他觉得这个女子虽然讨厌,但有时的确好玩极了,过去他身边也有不少女子,他从没有心思和她们这么玩。

    “你想得美……”她嘴硬,“你想报仇的话最好趁现在报痛快,以后就没机会了。”

    “那好吧,听你的。”他抓住她的小臂用力往后一带……

    “啊——”她闭上眼惨叫起来。

    叫声拉了老长,许久才停下。她睁开眼,眨眨眼,咦,不疼?难道那么轻松就脱臼了?

    身后传来灵扬压抑不住的低笑,他站起身拍拍手,“瞧把你吓的,以前的厉害劲儿上哪去了?”

    元晚河满地撒泼:“你玩弄我!”

    “因为你好玩。”

    “你鄙视我!”

    “鄙视倒没有,不屑而已。”

    “你**我!”

    “喂这话离谱了啊……”

    “你饿不饿?”

    “嗯?”

    “我饿了。”元晚河爬起来,满头满脸的雪,頣使气指:“你,去前边厨房里给本公主拿点吃的。”

    灵扬无语地瞪着她,她怪笑道:“恨我吧?想捏死我吧?谁叫你刚才不下手?”

    他哼了一声,转身往外走:“我堂堂男子汉,不屑欺负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