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出发
    去皇陵的日子定在十五天后,这之前成思帝已向闵国修书一封,称世子妃归国以后思念考妣,愿赴皇陵斋戒修行,为父母先祖祝祷祈福,以偿失养之过。

    这时闵王已病得七荤八素,朝政大事都由他的侄子豫侯过问,豫侯是聪明人,看出成思帝信中的意思,立即回书一封,称世子妃既有心修行,便不应羁绊红尘,闵国希望解除两国婚约。

    成思帝立即同意闵国解除婚姻的请求,还慷慨地免了闵国一年岁币,以示两国婚约不再但情谊永存。

    自此百乐公主便和闵国再无干系了。

    宇文欢道:“没想到皇上这么肯帮你。”

    元晚河道:“我对他没有威胁的时候,他帮我就像救一只落水的小兔子,满足一下他大慈大悲的心怀。”

    宇文欢道:“你说皇上是不是还有点喜欢你?”

    元晚河漫不经心:“哦?他喜欢过我么?”

    宇文欢微微一叹,“若他不喜欢你了,你得罪了品王,他早早就把你打发回闵了,又何必忍着孔辕的聒噪,还劳烦国师他老人家半夜起来观星象?就算这些无所谓,这一年的岁币可是够再修一座皇陵了。”

    “我知道他想留下我,可前提是,我得继续这么荒唐着。”

    宇文欢明白元晚河所谓的“荒唐”是什么意思。回到燕国的这段时间,她只顾吃喝玩乐嫖赌逛,养的面首数量仅次于鹿城郡主,曾经交好的臣僚来找她议论朝政,都吃了闭门羹。宇文欢已听到不少将领跟他抱怨,他们敬重的骠骑将军彻底堕落了。

    元晚河撑着额角,口气懒懒:“我就是元尧豢养的一只宠物猫,我若柔弱着,他便喜欢我、怜惜我,也愿意保护我。我若不小心露出利爪,便会被他一脚踢开,一点儿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管家吉宝宝走进来道:“殿下,车马已经准备好了,您该启程了。”

    话音刚落,便见他身后飞出十几只花蝴蝶,扑棱棱地落到元晚河身边,拽着她的衣袖喋喋娇嗔:“殿下!不要抛下我们!”

    元晚河拍拍这个捏捏那个,柔声哄慰:“好了好了,本公主很快就回来了,你们在家乖点儿,别惹事哦。”

    紫衣娇嗔道:“殿下为什么不带我们一起去呢?万一殿下腰疼了腿疼了,谁来给殿下揉?殿下晚上要是做噩梦了,谁陪殿下睡?奴家几个真真不放心呢。”

    元晚河叹道:“唉,我也想带着我的衣衣们呐,可是皇上他老人家不许,我也很无奈呐。没关系,我到了皇陵,天天给你们写信,好不好?”

    紫衣笑道:“那奴家就天天蹲家门口盼信鸽儿啦!”

    众美少年叽叽喳喳簇拥着元晚河来到公主府正门口,成思帝派来护送她的羽林军卫不禁侧目。宇文欢都没机会接近元晚河,只在十步之外看着她登上马车。

    车门开启的刹那,他隐约瞧见车里坐着个女子,双鸦髻,红夹袄,虽是侍婢打扮,秾丽姿容中又微露英气,只是眉眼间浮着一丝怨忿。

    他不记得元晚河身边有这么一个侍婢,何况哪有侍婢先主子一步上车的道理。只是元晚河做事向来不能以常理推断,宇文欢也懒得管太多,身边美少年的聒噪已让他一个头有两个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