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守陵
    “但你绝不是这么没分寸的人。”宇文欢继续道,“你现在在大燕身份微妙,绝不会只为了一个男宠平白招惹事端。你回国以后,皇上一直态度不明,你才故意搞出些动静,好看清皇上的态度。若皇上肯站在你这边,那再好不过,可借皇上之手摆脱闵国世子妃的身份,从此在朔都站稳脚跟;若皇上不肯护着你,说明他对你忌惮颇深,还得调整策略,从长计议。”元晚河眉目微漾,提起酒盏,含笑道:“若我说,我得罪元芑,真的只是为了救我的小白莲,我喜欢他,一见钟情,不管不顾,你信不信?”

    “不信。”

    “嗯……其实你说得对,顺便也可以试探一下皇上的态度啦。”

    宇文欢大笑:“怎么样,皇上的态度还算让你满意?”

    元晚河却没回答,伸出纤长玉指,抬起其中一个面首的下巴,“素衣,你觉得呢?”

    那名叫做素衣的陈国美少年玉颜微酡,讷讷道:“奴家不懂。”

    元晚河收回手,望着宇文欢淡淡一笑:“欢兄,其实我也不懂。”

    在责罚了孔辕之后,成思帝的态度终于明朗。时值成思六年末,来年就是大燕朝建国三十年整,正月初一成思帝将率宗室族人、群臣百官拜谒皇陵,酹饷大燕先祖。

    为了这次拜谒,年初成思帝就令工部重新翻修皇陵,加固穴室,拓展陵道,园中广植芳树,又在陵区建龙华寺一座,高僧日夜唱诵祝祷。

    前两天皇陵基本修葺完毕,国师夜观星象之后向成思帝进言,称工程惊扰了陵中先祖,不利日后行祭,甚者可能祸及来年国运。当遣元氏子孙一名入皇陵斋戒七七四十九日,以安先祖魂灵。因男子属阳,而陵寝聚阴,易生斥反,因而这名元氏子孙最好是个女子。

    成思帝很重视国师的建议,特地派人去询问宗室里的女子,看谁愿意去皇陵斋戒七七四十九日,为大燕造福。成思帝平时挺独断,这回不知为什么那么尊重民意了。

    问了一圈下来,那些平时欢蹦乱跳的公主郡主们不是病了就是失联,反正没一个能去的。想想也不觉得意外,让你去墓园里待上七七四十九天,还不能吃肉不能玩男人,就为了所谓的造福祖国,谁的脑袋吃肿了才会接下这份差事。

    于是这份差事就落在了百乐公主元晚河的头上,谁叫那天她没生病也没失联,而是跑到宫里参加病愈的皇后娘娘举办的赏菊宴呢。不知是哪个太监眼尖,一看到元晚河进宫,立马跑去禀报,赏菊宴的间歇,圣旨就送过来了——封百乐公主元晚河为清修子,代表元氏子孙入皇陵斋戒,为先祖祈福。

    接下圣旨以后宫眷们看她的眼神便有些同情,心道没爹疼没娘爱的孩子就是可怜,十五岁就被带到战场上刀风血雨,然后被当作和亲的工具,好不容易回来省个亲——其实也没啥亲可省——又被弄去守陵。

    大家上前七嘴八舌地安慰元晚河,又是给她塞糕点又是帮她拢披风,仿佛要用内心的母性之爱给这个可怜的姑娘一点温暖。

    只有楼皇后在一旁若有所思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