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皇上的态度
    之后几天朝中一些人还揪着元晚河的事儿不放,左仆射孔辕天天往上递折子,说什么闵国世子妃滞留燕国不归,行举放浪之事已在闵国朝野传开,闵国民风保守,讲求妇德,民众闻之震惊,皆以大燕为种族犷悍、教化废坠之蛮夷。

    这个孔辕从前就看不惯妇人当政,为此还被凤观帝狠狠整过。现在依然死性不敢,一直主张压制宗室女眷引宾入幕、私谈国事、蓄养面首的风气。于是他就成了全朔都老中青贵族妇女的呕像,大家每天晚上都在佛龛前烧香念经敬祝他早登极乐。

    这次被品王一挑唆,孔辕就抓住机会弹劾元晚河,不依不饶地上折子,一支笔杆子耍得比花枪还溜,每天一篇命题作文,从不同角度论述百乐公主给燕朝带来的危害,文采那叫一个花哨,比喻拟人与夸张,起承转合赋比兴,比诗三百更具文学价值。

    成思帝每天看他的折子只当消遣,读到工整华丽的骈句,还会提笔点个赞。看完就压在案头,晚些时候叫中书省把折子退回。

    孔辕满怀期待地翻开,里头的御笔朱批倒是不少,全是跟他探讨章句铺陈、用词用典,把孔辕气得够呛。他挖空心思地写骈文是为了突出气势,增加说服力,顺便在成思帝面前秀一下文采,敢情成思帝真把他的折子当成学龄儿童习作了?

    于是乎他在新写好的折子后头加了一句话:“其闻牝鸡司晨,惟家之索,其祸尤著。闵臣野心,而窥燕室,孰知百乐惟上是从,而无分毫贰燕之心?若无未雨绸缪,当忧狼子羽丰翼满之时,国业岌岌,祚命无着!”

    这段话说得露骨,意思是成思帝若再不防备着百乐公主,回头这皇位都不知道会是谁的了。

    这下子孔辕如愿以偿惹得龙颜大怒,成思帝把他叫到御前,狠狠训斥了一番,又扣了他半年的俸禄。这更加强了孔辕的自我肯定,自古以来不惧龙威而刚勇直谏的同志都是流芳百世的节奏,他孔辕为了大燕朝不惜触犯天颜、身被责难,史官肯定会为他重重写上一笔的。

    百乐公主府。笙歌婉转,酒香缭绕。

    元晚河把着青玉盏,明晃晃的酒水映入她的瞳心,化作暧昧不明的软晕。“欢兄你说说,本公主是司马昭么?让孔大人说起来,好像我的野心已经路人皆知了。”

    半醉着,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目光迷离着,身子水一般滩在贵妃榻上,怎么看都不像司马昭,倒更像一只司马昭的猫。

    两个俊美的面首跪在榻下,轻轻捶着她的腿。

    宇文欢品着美酒,温柔一笑:“河妹难道没野心么?”

    她侧首,眨眨眼,“我有么?”

    宇文欢饮尽盏中余沥,淡淡道:“若你真的安生了,没想法了,就不会和鹿城郡主过不去。”

    她斜睨他,笑容中带着玩味。

    “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虽然傻了些呆了些愣了些蠢了些笨了些痴了些色了些……”

    “喂,有完没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