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吃醋
    这一夜元晚河让吉管家叫紫衣、素衣和蓝衣前来“侍寝”。为了便于辨识,她已要求所有面首所穿的衣服都必须与自己名字相符,叫什么颜色的衣就穿什么颜色的衣,不许乱穿混她的眼。于是不多一会儿,三个穿着紫色、素色、蓝色衣袍的少年就翩翩到来了。

    烛影摇曳的暖阁里,元晚河穿着闵锦刺绣的水红中衣,搭着一件骆绒披肩,斜倚在软榻上,听素衣抚琴。紫衣和蓝衣边为她揉捏肩膀和腿脚,边絮絮聊着闲天。紫衣和蓝衣算是面首中最为心思玲珑的,近日来颇得元晚河欢心,与她聊天也没什么顾忌,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那个被元晚河带回来的美男子。

    蓝衣轻笑道:“不知是怎样出色的美人儿,竟让殿下如此上心,教奴家几个好生吃醋呢。”

    元晚河把玩着茶盏,懒懒道:“本公主是上了心,可惜人家不上心,看不上本公主,正和本公主别扭着呢。”

    紫衣秀目一挑,“哦?还有这等不识好歹的人?殿下不如把他交给奴家几个调教几天,保准驯服。”

    元晚河微微一笑:“你们是打算把仙伶馆学来的那一套都用在我的小白莲身上?告诉你们,不管用的。人家傲骨铮铮,睥天睨地,哪像我的衣衣们这般温柔似水……”

    紫衣道:“殿下这么说,奴家倒是愈发好奇了,真想一睹这小白莲的风姿呢。殿下啥时候把他唤出来让奴家几个瞧瞧?”

    元晚河淡淡道:“他伤还没好,弱不禁风的,改日吧。”

    “殿下这是金屋藏娇,不肯给外人看呢。”紫衣撅着小嘴,秀美的面庞满是娇怨。

    元晚河捏捏他的俊脸,“好了好了,你想瞧就去瞧,以后相处的日子还长,早点和他熟络起来也不错。”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后悔昨晚说这话了。

    早上元晚河用过早膳就准备出门。前日里楼皇后所居的宝华宫派人送来帖子,说是御花园的冬菊开了,皇后特设赏菊宴,邀请宗室女眷与后宫妃嫔一道赏菊品茗。元晚河本是对这种风雅之事不感兴趣,她粗人一枚,只喜欢和宇文欢那帮粗人一起骑马游猎,呼犬打鸟。不过话说回来,她一个闲散的宗室公主,不和女眷命妇们交游往来,总是和一帮朝廷的股肱将领混在一处,只怕又会令成思帝感到惆怅了。于是她应了邀请,又叫管家吉宝宝备下礼物,打算好生应付这些燕朝最尊贵也最难应付的女人们。

    半道上却遇到宝华宫赶来传话的人,说皇后娘娘凤体抱恙,赏菊宴临时改期。

    元晚河乐得无事,便打道回府,刚进门就见阿隋火急火燎地跑过来嚷道:“公主殿下,您快去看看吧,左归阁那边闹腾起来啦!”

    元晚河赶到左归阁时,里头已经闹成一锅八宝粥了。

    早先宇文欢送了元晚河八个面首,后来与她交好的人又陆陆续续送了些来,她都一一笑纳,而今加起来有十数人之多,这会儿竟乌泱泱挤满了不大的内院,在紫衣的带领下看望他们的新“同僚”。

    只是气氛不够和谐友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