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灵扬
    她奇道:“既然住在本公主的府里,不做本公主的面首,难道还做本公主的驸马不成?”

    他蹙眉,“驸马……驸马自然是更不可以的。”

    他努力掩饰的嫌恶在眼底一闪而过,还是被元晚河捕捉到了。

    她笑道:“哦?大燕的公主不配招一个小小的清州校尉做驸马?”

    “论身份,自然是够的。”他似乎听不出元晚河话里的讽刺,居然很认真地说:“可公主本是闵国世子的妻子,却豢养男宠,毫无廉耻。在下现在虽然落魄,好歹出身礼仪世家,绝不可娶个失贞失德的女子,辱没门楣。”

    “失贞……失德?”元晚河瞠目结舌,好久才把这四个陌生的字消化掉。

    在大燕,就算是再放浪形骸的公主,也没有人敢用这四个字来指摘,何况成思帝都没有当面责怪她豢养面首,他一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士兵,倒真是眼高于顶了……

    好不容易消化掉“失贞失德”,她又消化了一会儿“毫无廉耻”和“辱没门楣”,直弄得胃疼。

    她的小白莲倒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淡然望着窗外月光,不知在想什么。

    “我看你这脑子是被老夫子的迂腐教化给弄坏了。”元晚河无奈地摇头,“小白莲,我告诉你,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权有势,贞德什么的都是狗屁。你再心比天高,被人踩在脚下时,照样卑微得跟蚂蚁一样。”

    大概这几句话让“小白莲”想到了在仙伶馆被人欺辱的经历,他的脸色染了一层苍凉雪白,比那月华还要清冷几分。

    他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傲慢和倔强,“诚然,在下如今失势,本无资格指摘百乐公主。只是在下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即便沦为蝼蚁,被人踩在脚底,也不可能去做那以色事人的低贱营生。何况,在下家境殷实,没伺候过人,顶多做过一年侍卫,面首一职实在无法胜任。”

    元晚河回过头,朝守在门口的华琨道:“琨琨,你听到了没?小白莲不肯做面首,要做本公主的侍卫,要不你大方点儿,和他换换?”

    华琨立即惊恐道:“公主!万万不可!属下还有军衔呢,怎么能……”

    “那倒无妨,小白莲校尉也有军衔。”

    “不可不可!”华琨又急又怕,俊脸涨成了紫红色,语无伦次:“属下做不来面首,属下……”

    元晚河落寞道:“本公主又不是豺狼虎豹,瞧把你们一个二个吓的……”

    她一拂素袖,朝外走去。“本公主还是找紫衣红衣绿衣睡觉去吧,只有他们不嫌弃本公主……你再考虑考虑哦,小白莲。”

    “灵扬。”他忽然道。

    她回头,他蹙着眉,冷冷淡淡地:“我叫灵扬。”

    她笑了笑:“好的,小白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