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美男美不美,就看贵不贵
    刚过晌午,宫里就来人宣旨了。在曲公公高亢激越的声线中,燕南富庶之地华翠、南云每年的赋税被纳入百乐公主府的进账。

    除此之外成思帝又给了许多赏赐,明珠宝璧,金玉贵帛,皇家宝库里随便搜罗出来的富贵物事,用来勉慰她三年的和亲之苦。

    想想也好,正巧她缺钱,那些什么衣什么衣的,精心侍奉了她两个月,她连几个脂粉钱还没赏过他们呢。

    回头每人赏几个铜板,也让他们高兴高兴,从此更勤恳地侍奉她。

    元晚河留下曲公公喝茶,正聊着,管家吉宝宝来报,说仙伶馆的人上门要钱来了。

    元晚河一拍脑门,这才想起来方才临走时太急,光把人带走了,却忘了给仙伶馆赎身钱。仙伶馆的人当时没追着她的鸾车要钱,估摸着是因为被她提刀追人的气度震慑住了,想着等她回府平静平静、落落戾气再登门要钱。

    曲公公轻咳一声,低头饮茶,元晚河也有些尴尬,估摸着她被仙伶馆追上门讨债的事儿回头就得传到成思帝耳朵里去,不知他又会在心里头怎样埋汰她。

    她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斥责吉宝宝:“这种小事还来找本公主,没见本公主正和曲公公喝茶呢么?直接上账房给他们支银子就成,拿了银子让他们快走。”

    吉宝宝应了,转身准备出去,元晚河又把他叫住,迟疑着问:“那个……忘了问了,他们要多少钱?”

    吉宝宝道:“五百两白银。”

    “噗——”元晚河一口热茶喷到地上,接着呛咳了好半天,贴心的紫衣忙上前给她顺背。

    “五百两白银?他们以为自己卖的是个皇上么?额……”意识到曲公公还在一旁,元晚河连忙改口道:“他们以为自己卖的是个黄金人儿么?”

    吉宝宝为难道:“那您说给他们多少钱好呢?”

    “五十两银子,一文不能多。”

    “这……价格砍得有点多吧……”吉宝宝踯躅着,“他们恐怕不依……”

    紫衣道:“殿下呀,您是不懂行情,这仙伶馆男子的赎身钱,最低也得上百两银子,品相好的都上千,若是头牌,万两黄金也不嫌贵。”

    元晚河皱眉道:“这也太夸张了吧?”

    “向来光临仙伶馆的客人,非富即贵,出手也都大方。馆里还常搞满座竞价,一个才貌俱佳的男子,身价能炒上天去。”

    元晚河苦恼地扶额思考。

    曲公公放下茶盏,咳了两声,恭敬道:“公主殿下,虽说您这样的天潢贵胄养几个面首不是什么大事,宗室里也有这风气,只是狎宠一事实在耗费财力,且有损殿下清誉,皇上并不乐见,还望殿下能审慎些。”

    “嗯,曲公公说得对。”元晚河抚掌赞成,“若本公主为一个男宠一掷千金,不但有损本公主声名,更令皇上失望。吉管家,你就拿五十两银子给他们,一文不能多,他们爱要不要,有本事就来把人抢回去。”

    吉宝宝只得应声而去。

    曲公公此时脸色不太好,起身告辞。元晚河客客气气地把他送走,然后叫人清点成思帝的赏赐,挑出几样精巧的小玩艺赏给面首们,其余全部封存,充入府库。

    各种衣们第一次得了赏赐,惊喜万分,围着元晚河又是一阵软语温存。元晚河有些困了,把美少年们陆陆续续地哄走,只留两人守在榻边。

    初冬的阳光透过细绡窗纱软软地扑脸上,周身的温暖宁和,惬意不可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