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强抢美男
    车中传来一阵轻笑,落花般平和低柔。素手撩开缦帘,碧绿的宽博云袖随风漾了出来,清濯如春水。

    仙伶馆的胖管教呆呆望着,心道这就是当年名满大燕的骠骑将军,而今浪名远播的百乐公主?

    华琨呆呆望着,心道完矣完矣,两位不好惹的金枝玉叶,为了一个男倡,要开打了。

    透过缦帘的缝隙,元晚河看见那人的脸。毫无血色的苍白,却令人想到无瑕的美璧,纯美的白莲。

    仙伶馆的小厮们下手狠重,他始终紧闭着嘴,一声不吭。只一双美丽如花瓣的眸子半睁着,泛着幽冷淡漠的光,仿佛在嘲笑世人。

    不愧是鹿城郡主元芑看上的男人。元芑在朔都是出了名的“美男杀手”,并非美男见了她就把持不住,而是美男被她看见就要倒血霉。小美男倒小霉,大美男倒大霉,绝世美男就倒八辈子霉。

    她那一腔虐人不倦的激情,满脑子变态至极的手段,让她成为朔都城美男的噩梦。恐怕除了成思帝元尧,但凡长得有鼻子有脸的年轻男子,平时都躲着她走。

    现下这个男倡的姿色,足够触发元芑内心最汹涌澎湃的虐趣。

    元晚河想,这是老天爷拔鼻毛吹真气送给她的礼物,她怎好令他落在元芑手里,任她辣手摧花?于是她亲自下了鸾车,打算来个英雄救美。

    元芑穿着一身雪白狐裘,踏着鹿皮小靴,俏生生立在路中央,手执一把又粗又长的硬皮长鞭,桃花眼里满是狂肆骄纵,笑容带着发狠的阴鸷。这副架势结合她平日里的暴戾顽劣,着实令人心生惧怕。

    元晚河怕她就见鬼了。

    她淡淡瞥一眼元芑,径自朝那男倡走去,忽听华琨喊一声“殿下小心!”,一道鞭影朝着元晚河迅疾劈来。

    元晚河侧身一让,鞭子擦肩而过,挂松了发髻,白玉簪子摔在地上,碎为两段。

    元晚河一阵心疼。这白玉簪子是前几天她专门请人去陈国订做的,花了好几百两银子,就为了每次出门戴着撑门面的,这下可好,只见了一次成思帝就报废了,他还没夸它好看。

    她冷了目光,“锵”地一声拔出华琨腰间的青刃游龙刀,面无表情地朝元芑走去。

    元芑愣了一下,用鞭子指着元晚河,底气已经有些虚了:“你想干嘛?光天化日砍人不成?”

    元芑平日里横行霸道,一是仗着她父亲品王对她的溺宠,二是仗着有点武艺,三是仗着自己是个女儿家,男人们吃了亏也不跟她计较。

    可这元晚河一来从不买品王府的账,二来有一身杀敌陷阵的勇力武功,三来也是个女人,女人打女人,下手怕不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