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惆怅的表哥
    三年了,当年懵懂青涩的少女长成女人了,饶有一丝摄人的风韵。成思帝很有兴致地打量她,她回以清甜羞涩的微笑,竟是他不曾见过的绮丽。

    看来,三年冷宫时光的琢磨浸润,去掉了她的高傲不驯,留下了温润柔美,愈发地耐看耐赏耐寻味。

    成思帝想,谁说时间是把杀猪刀?时间也可以是一根调教鞭。

    想及此处他又有些不快,貌似“调教”得有些过了,这一回来就纳了十来个男宠,每夜都有三四人同时侍寝,离经叛道得可以。这才不到两个月,整个朔都都传开了,说那从闵国回来的寡妇公主怕是从前饥渴坏了,色性大发,每晚都要数个美男侍候才能满足。

    流言传到了成思帝耳中,他只淡淡一笑:“还是朕从前那个被亲一口脸都会红成猴儿屁股的表妹么?”

    他说得云淡风轻,心里到底有些闹腾。毕竟是入过他龙帷的女人,即便后来他二话不说把她嫁出去,也早都打听好了——那闵国世子病得人话都说不出一句,更别说行人道了,肯定没法染指他的小表妹。便让她暂时受点委屈,等她回来他自然不会亏待。

    一晃三年,她终于回来,不主动来求见他,却搞出个大新闻。他索性不理她了,省得给自己添堵。

    如今见了倒不觉得堵,只是有点淡淡的惆怅。

    我们的成思帝很容易惆怅,泡茶的水露不够清甜他惆怅,飘摇园几块新铺的石砖对得不正他惆怅,宠爱的美姬踏错了舞步他惆怅,助酒的琴师按错小半个徽位他惆怅……他觉得自己那么爱惆怅,一定是个多情善感的帝王,别人却道他是个冷清寡恩的暴君,除了把国家治理得不错以外,没什么值得感怀赞美之处。

    他不免感到委屈。仔细想想,也许是因为泡茶的妙龄宫女被活活杖杀,修葺园子的工匠遭了宫刑,爱跳舞的美姬被关进进暴房,才华横溢的琴师被夹断手指……让成思帝惆怅的人,结局都很惆怅。这就应了一句老话:

    一二三四五,伴君如伴虎。

    如今眼前这位也让成思帝惆怅了。他倒不打算立即还她一个惆怅,而是和颜悦色地说:“赐坐。”

    曲苟搬来一个绣墩,元晚河坐下问道:“陛下,您惆怅什么呢?”

    成思帝叹一口气,“这三年,委屈你了。朕本想着那病秧子一死你就能回来,所以才嫁你过去的,没成想闵国人不肯放人,竟耗了你三年。”

    元晚河眉梢微挑,眸子里暗芒闪过,化作撒娇似的怨嗔:“原来陛下早知道臣妹是去闵国当寡妇啊……”

    “晚河在怨朕?”

    元晚河不说话,一双水莹晶润的大眼睛朝着成思帝忽闪忽闪,把雨一样的委屈雾一样的柔情都忽闪到成思帝心里头去了。成思帝又叹一口气,软声安慰:“晚河,别难过,朕把华翠、南云两郡赐给你作汤沐邑可好?”

    元晚河便笑了:“谢谢陛下!臣妹正缺钱呢!”

    “缺钱养面首?”成思帝语带讽意,又有些惆怅了。眼前这女子一颦一笑风情撩骚,却带着点儿漫不经心,真惹人恨。

    “对了,朕有一事问你。”成思帝挪挪身子,坐正了些。

    “陛下请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