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面圣
    这场恶梦一做,元晚河便病倒了。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了,以前行军打仗几个昼夜不眠不休照样精神抖擞、容光焕发,连眼袋都没有。幽居闵宫的三年到底锈了筋骨,蚀了精气,再加上旧伤时常复发,又缺乏调理,身体大不如从前。

    病了也好,躲过了饭局交际,不必和朝中那些真真假假的故人虚与委蛇。

    家中的美少年们都是心思玲珑的可人儿,轮班值守寸步不离床前,把元晚河照顾得体贴入微、浑身舒坦,简直就想一直这么病下去。

    于是拖了半个月,元晚河才终于宣布自己病愈,开始开门迎客。

    她虽离朝三年,如今只空有一个公主名号,可当年的威望还在,在东大营数万弟兄的心里仍是举足轻重的,因而一些朝中旧识和宗室亲戚就想拉拢她,带着厚礼登门拜会,却大都被挡在门外。

    却有一个人是无论如何挡不住的,天徽殿的曲公公。

    他带来了成思帝的口谕,宣百乐公主进宫面圣。

    元晚河回到燕朝已近两个月,成思帝那边毫无动静,她也不主动求见,两个人就一直这么冰着。这会子成思帝终于想起她来了,她却愁眉苦脸揉着眉心道:“曲公公,皇上找我什么事儿啊?”

    曲公公也愁眉苦脸:“公主殿下,瞧您这话说的,皇上想起了您,想见见您,您不高兴呐?”

    “高兴,当然高兴。”她懒洋洋地站起身,满脸的不高兴。她巴不得成思帝一直想不起她,被他惦记的人都没好下场。

    车驾来到天徽殿前,元晚河拎着裙摆走上高高玉阶。小黄门推开沉重殿门,阳光倏然泻入阴暗幽清的殿室中,蛟纱华缦无风自动,裹挟着龙脑熏香轻盈缭绕的烟姿,缠上来人的衣摆。

    半掩的绨素屏风之后,是一张雕龙镂凤的阔榻,榻上一个明黄身影斜倚欹案,持卷执笔,正细细写着什么。铜漏的水滴声在静谧殿室里荡开涟漪,配合着满室的迷影浮烟,营造出一种微妙的氛围,勾引出元晚河深埋的回忆。

    她的眼神恍惚了片刻,才盈盈跪下去,“臣妹晚河参见陛下。”

    “哦,起来吧。”声音浅浅淡淡,带着一丝凉薄的温柔,倒是他一贯的口吻。

    她谢恩而起,也不看他,只垂首而立,他又写了一会儿才停笔释卷,端起茶盏轻啜一口,漆黑的眸子在元晚河脸上扫过,定格在盏中浮茶上。

    “见了朕,怎么拘束起来了?”

    元晚河微微抿唇:“陛下威势凛然,臣妹便不敢造次了。”

    她的声音清朗中带着一丝娇腻,像晚春糅着花香的风,一扑面便透到人心里去,何况还是有心人。

    成思帝冷峻威严的脸泄出一丝笑意,他朝她招招手,“过来,让朕瞧瞧你。”

    她来到他身边,静静站着任他瞧。她穿着一身碧绿色的博袖宽裾裙衫,外披天青色的兔毛披风,鬓上斜斜插了一枝白玉簪,衬得素颜清柔静好,宛如仙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