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江南的少年美如水
    她蓦地坐起身,胳膊胡乱挥舞着,想要挣脱那只死人手。有人捉住她的手臂,急切呼唤:“殿下,殿下,醒醒!”

    元晚河睁开眼,绫罗软帐的水红色代替了梦境的冷厉,几双温柔如水的眸子正担忧地望着她,少年漾着鲜活暖意的容颜,驱走脑海中闵国世子惨白的脸。她终于松懈下来,冷汗湿透了小衣。

    坐在床畔的紫衣道:“殿下还好吧?”

    元晚河揉揉眉心,疲倦地说:“我是做恶梦了……”

    “很可怕的恶梦吧?”紫衣担忧道:“您叫得可惨呢。”

    “我叫什么了?”

    “就是叫‘爹——娘——’”

    元晚河神色黯了黯,靠在床头定神,有人端上热茶来,有人为她擦额头的汗,还有人替她捏肩膀。

    其实在外许多年,元晚河并不习惯被人这么精致伺候着,但现下的感觉很好,远远好过从前从恶梦中挣扎着醒来,意志再被孤寂的黑暗所吞噬。

    她轻叹一声:“你们真好。”

    紫衣笑道:“伺候殿下是小的们的本分,殿下喜欢就好。”

    熹微晨光穿透窗纸,房中染了一层银灰色的薄霜。元晚河仍觉得累,却再睡不着,便道:“你们陪我聊聊天吧。”

    她说完这句,却沉默下来。那些少年都是何等伶俐的人儿,便主动发起话题。

    “殿下,您的大名,我们可都如雷贯耳呢。”

    “哦?为什么?”

    “大燕朝的骠骑将军,当年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万军之中取闵国兵马大元帅首级,蓬莱岛上大败乐浪五万精兵,最厉害的是,箬水城下双股翎箭射杀南陈皇帝……殿下的神勇事迹都进了说书人的脚本,奴等即便身居男馆,也曾耳闻心慕,对殿下敬佩至极。”一个眉清目秀、气质儒雅的少年说道。

    元晚河打量那少年,笑道:“你知道得还真不少。你是什么衣来着?”

    “回殿下,奴家是素衣。”

    “素衣,看你的样子,应该读过书吧?”

    “奴家幼时读过几年书。”

    “是在家读的么?”

    提起家,素衣便有些落寞,美好的眸子低垂着,轻声道:“奴家出身于书香门第,三岁起父亲便请来先生,悉心教导奴家看书认字,读经识礼。八岁那年,家乡闹兵乱,父母皆被叛军所杀,奴家被采人侠拐到朔都,卖进了仙伶馆。”

    元晚河柔声道:“你不是燕国人吧?”

    “奴家是陈国人。”

    元晚河的眉梢挑了挑。

    紫衣道:“殿下恐怕不知道,朔都的人贩市场上,陈国的男孩最抢手,他们南人长得比咱们水灵,又有江南的那股子雅味儿,达官贵人们都争着抢着要呢。”

    元晚河笑道:“看来我是捡到了一个宝贝呀。”

    素衣羞涩地低下头,容止之间颇有一番清雅秀致,动人心旌。

    元晚河却有些兴致索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