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衣衣们
    美少年们一哄而上,簇拥着元晚河进了正屋,把她扑倒在软榻上,又是捶腰捏腿,又是奉茶端水,甜言蜜语、眉目传情,把元晚河迷得一愣一愣的。

    她吃吃笑着,指着一个绿衣少年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绿衣少年受宠若惊,比女子还娇美的脸颊上泛起红云,“回……回殿下,奴家名叫绿衣。”

    “嘿嘿,穿啥叫啥,这名字好记。”元晚河笑眯眯地指着身畔穿红裳的少年,“你不会叫红衣吧?”

    红裳少年俏目一转:“回殿下,奴家名叫紫衣。”

    “哦?你穿着红衣服,为啥叫紫衣?”元晚河疑惑,指着另一个穿紫衣的少年道:“那你叫什么?红衣吗?”

    “殿下真聪明,奴家的确叫红衣!”紫衣少年朝元晚河飞了个香吻。

    元晚河有些晕,“得了,你们挨个儿把名字报一遍吧。”

    少年们一一报上名字,都是各种颜色的衣,穿蓝色衣服的少年叫玄衣,穿橙色衣服的叫青衣,穿黄色衣服的叫蓝衣,穿花色衣服的叫素衣……元晚河彻底晕菜了,这才发现面首比敌人更难对付啊。战场厮杀中凭军服颜色就能辨别敌我,在美男丛中却连北都找不着了。难怪有句话说——

    英雄难过美人关。

    只有一个眉目挺秀的少年默默站在角落里,穿着一身素淡的布衣,与周围的英红柳绿颇不相称。

    元晚河指着他道:“喂,你叫什么衣?”

    那少年一惊,连忙道:“公主殿下,属下叫华琨,属下不是男倡,属下是宇文将军派来保护殿下的侍卫!”

    元晚河道:“哦,侍卫也没关系,过来一起玩呗。”

    少年顿时脸色煞白,抖抖索索地说:“属下,属下要保护殿下的安全,属下不能和殿下玩……”

    那副表情,分明是把元晚河当成了色魔。

    元晚河不再理会他,身畔美少年的热情已经快把她吞没了。

    “殿下,我给您弹支曲儿吧?”红衣,哦不,紫衣问道。

    “好啊。”

    “殿下,我给您唱之歌儿吧?”蓝衣,哦不,玄衣问道。

    “好啊。”

    “殿下,我拿些美酒来吧?”黄衣,哦不,蓝衣问道。

    “好啊。”

    “殿下,我给您讲个笑话吧?”绿衣,哦不,哦,就是绿衣问道。

    众人忙得不亦乐乎,元晚河懒懒斜靠在软榻上,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奇妙感觉。香飘幔卷的美室之中,绮丽乐声婉转而起,竟是南朝的靡靡之音,醉人心扉。

    品一口陈年松酒,清冽醇香漫卷舌唇,带着老辣后劲下达肺腑,再直透上脑,眼前年轻鲜活的美好容颜如夏花迸放,一点点触活元晚河黯淡了三年的心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