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回国
    有了盼头,冷宫里的日子就好过许多了。虽然依旧被闵人刻意冷落折辱着,但有了宋怜之暗中照顾,元晚河起码不用吃糠咽菜了。

    宋怜之很爱喝酒,可惜她身边那些小甜心酒量都不咋地,她就经常来找元晚河切磋。元晚河继承了她母亲的好酒量,百杯不醉、千杯不倒,宋怜之都甘拜下风。

    经常,两个女人喝醉了,就一起躺在地上,边赏月亮边谈理想。

    宋怜之道:“等我飞黄腾达了,就把我那些小甜心都接到宫里来,一人分配一个宫殿住,我每天晚上去不同的宫殿睡。”

    元晚河道:“等我回燕国了,就养好多好多小甜心,把这几年缺的男人都补回来。”

    宋怜之起了兴趣:“听说你们燕国都城有个仙伶馆,里面的男倡都是一等一的绝色。”

    “这你都打听清楚了?”元晚河哈哈笑道,“等姐姐我回去,给你弄几个仙伶馆的头牌。”

    “那倒不用,你把你那皇帝表哥给我弄来就行。”

    “这有点难,得你亲自去朔都搞定,我只能帮个忙打个下手。”

    “那等你在燕国混好了,姐姐我就去投奔你。”

    “来吧,包吃包住包男人!”

    ……

    有一天,两人照旧抱着酒坛子躺在地上看月亮,宋怜之突然说:“元晚河,十天以后,你就可以回燕国了。”

    元晚河愣了半晌,这才想起,原来,三年已满了。

    在冷清如鬼蜮的世子殿里,她已经挨过了三个春秋。十八岁到二十一岁,女子最美好的年华就这样消逝了。

    “喂,先别多愁善感了,明天你向王后写个请假条,说要回燕国省亲,剩下的交给我就成。”

    “省亲?这么说我还得回来?”

    “啧,知道你傻,不知道这么傻。”宋怜之斜了元晚河一眼,“只要能离开闵国的地界,回不回来,不就是你自己说了算么?”

    “啊啊对啊……”元晚河一拍脑袋,“只要离开了这个活坟墓,打死我都不会再迈入闵国一步了!”

    想了想,她又担心道:“王后那个老妖婆会放我走么?万一她觉得我被折磨得还不够怎么办?”

    宋怜之胸有成竹地一笑:“最近我把一个小甜心成功送上了王后的床,他正受宠呢,给王后吹一吹枕边风,我再在朝中运作运作,肯定没问题了。”

    元晚河恍然大悟:“原来小甜心还有这种用途?高明高明,佩服佩服!那闵王那里……”

    “我父王那个老不死的都病得起不来床了,现在大事小事都是王后说了算,搞定她还是很容易的,就交给我吧。”宋怜之从地上爬起来,醉醺醺地往外走,丢下一句话:“最近我就不来找你了,你等姐姐我的好消息吧。”

    事实证明宋怜之没有忽悠,元晚河请求回国省亲的文书递上去没几天,王后老妖婆就同意了。她早就对冷宫里那个儿媳妇失去兴趣了,况且最近闵王病重,她正和身边的新晋男宠打得火热,没有精力再过问元晚河的事了。

    准许回国的旨意一下来,元晚河立即准备跑路,以免老妖婆突然翻悔。回去的马车、行李、随从都是宋怜之帮忙准备的,元晚河真是要对她感恩戴德了,没有她的赞助,元晚河恐怕是要坐11路回燕国了。

    两人在西宫门作别。三年相伴,一朝分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了。

    宋怜之大气磅礴地捶了一下元晚河的胸脯:“老妹儿,回去好好混,姐姐我以后还仰仗你呢!”

    元晚河用更重的力气回打了一下宋怜之的胸脯,“这样打你的胸你疼不疼?”

    宋怜之疼得龇牙咧嘴,叫嚷道:“贱人你快滚吧!”

    元晚河上了马车,即将出宫门时,她忽然听到一阵笛声,清越宛转,直透云霄。

    她撩开车帘向来路回望,只见宋怜之仍站在原地,吹着一管翠绿的玉笛。风吹起她身上的藕色绫纱,如烟如雾,她整个人如化开的水彩,渐渐在愈来愈远的视野之中淡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