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三思而后睡
    她问宋怜之:“你当时想从元尧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啊?”

    “那么丰神俊朗、文武双绝的贵子佳俊,睡他一晚,不已经是大大的好处了么?”宋怜之很是一副向往的神情。

    “……”元晚河也不知道怎么跟她说,天底下你睡谁都行,唯独对元尧那个家伙,一定要三思而后睡。

    “嗯?”宋怜之一脸八卦地看着元晚河,“元晚河,你跟着他那么久,敢说没睡过他?”

    元晚河继续保持谦虚:“还行还行,小睡过几次。”

    “他怎么样?”

    “嗯……你会喜欢的。”元晚河很有深意地朝宋怜之眨眨眼睛。

    “啊!”宋怜之更向往了,“将来一定要睡上他!”

    元晚河心想你自求多福。

    “对了,我给你拿样东西。”宋怜之去里屋翻腾了半天,拿来一个卷轴。打开来,是一幅画。

    夜色如水,月色如霜。城垣之下,一个戎装少女倚剑而立,英姿也妩媚,俏颜亦俊逸,有一种柔带着刚,静融着动的美。她的头微微扬着,望向月亮,好像在想家,又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整个画面线条匀腻,笔力流畅,用色考究,透露出画作者功力之深厚。每一个细节都处理得非常精致,一定是花了大功夫一点一点磨出来的,可以看出画作者之用心。

    宋怜之道:“我哥哥生前最后一幅遗作,他嘱咐过我,将来找个机会把这画送给你。”

    恋恋不忘了这么久,送她一幅画,了却一颗心。

    只是宋冰之到死也不知道,画中人竟成了他的妻子。

    “这是什么?”元晚河注意到,画的右下角,有两滴朱砂色的斑点,被霜白的月色背景衬托着,仿佛雪地上的两朵残梅。

    宋怜之看了看,不禁黯然:“这是我哥哥的血。画到最后,他身子撑不住,吐血了。”

    元晚河默然,将画轴卷起,仔细装好。“总之,谢谢你哥哥,这是我收过的最好的礼物。”

    宋怜之微微一笑,“将来如果你穷得过不下去了,把这画拿去卖钱,够你花半辈子了。我哥哥的墨宝,都是天价之宝。”

    元晚河也笑了:“我在闵宫这鬼地方虽然活得挺惨,但也不至于那么惨吧?”

    “元晚河。”宋怜之忽然严肃起来,“你不想离开这里吗?”

    “你能帮我?”

    “现在不能。”

    “那什么时候能?”

    “三年之后。”宋怜之定定望着元晚河,“闵人的陋俗,丈夫死了,妻子要守寡三年。我哥哥刚死,现在他们肯定是不会放你的,你就等三年,等他们忘了你,我就能想办法救你出去。”

    “三年啊……”元晚河扶额苦叹,“姑娘我的青春华年啊……”

    “好了好了,没姐姐我的帮助,你三十年也出不去。”宋怜之翻个白眼。

    “对了。”元晚河想起来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帮我?为了你哥哥啊?”

    “他还没那么大面子。”宋怜之轻描淡写,“我也不求啥,等你回燕国了,我也算在燕国有了个朋友,等我想睡你那皇帝表哥的时候,你帮个忙就成。”

    元晚河微微一愣,笑得很阴险:“成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