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他的明月
    回去以后宋冰之立即了解了一下,才知她叫元晚河,名震天下的崇延光将军的女儿。

    寤寐思服,辗转反侧。每夜佳人都会入梦来,带着金戈铁马,皓白月光。

    宋冰之明白,自己是爱上这个美丽的敌国郡主了。

    他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听闻她大破缅阳,听闻她占据闵北,听闻她带着五千精骑拿下望川高地,又从显州守军的围追堵截中神奇脱身。她一步步成长为燕军中最年轻,也最举足轻重的将领。

    他的明月,其实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沙场新星。

    可惜他一直没有机会再与她相见。其实再见面了又能如何呢,不过是刀兵相向,而且那时的闵军定然是最后的挣扎。

    果不其然,再见她时,是在燕闵决战的当日。

    她还是那身漂亮的银色铠甲,还是那样美得直透人心,只是不知又从哪里透出一丝疲惫和迷茫。

    她不开心。他感觉到了。

    宋冰之的情报很厉害,这个郡主和燕太子的事,他是有所耳闻的。他很心疼,燕太子不是有情之人,不会珍惜天上明月。

    她注意到他了。他也注意到她注意到他了。

    他与她四目相对,隔着沙场浮尘。她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柔软,而他从她眼中看到了杀意。

    哦,原来,她想擒贼先擒王。

    都随她吧。

    她持剑刺向他时,狠厉中还带着点儿漫不经心,看来是没把他当对手。他没作任何反抗——根本没有时间反抗,仅有的这一点时间,他要专注地看看她。

    毕竟这是他与她相距最近的一次,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那么近了。

    她的剑刺入了他的胸腔。不疼,只是觉得身体没了力气。这样很好,他终于可以从这乱七八糟的尘世解脱了,死前还有她在身边。

    他从马上坠下,闵军大乱。

    他被人救了回去。闵人打仗不怎么样,医术却是很厉害的,他没死成。

    宋冰之彻底清醒过来时,燕军已经开进闵都,闵帝出城投降,自去帝号。宋冰之从太子变成了世子。

    由于身体还没有康复,宋冰之没有出席任何仪式与活动,也就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不见也好,如果她发现没能杀死他,可能会懊恼。

    很快她离开了闵都,到了显州,又离开显州,去打陈国。他一直关注着她的动向,心疼着她的遭遇,直到后来,实在没了精力。

    旧伤反反复复,走向恶化。

    闵王遣使去燕国为他求娶公主时,他已经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中度过了。她到达闵国时,他已经彻底失去意识,几乎再未苏醒过。他再也不会知道,他与她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与她肌肤紧贴度过了一夜,她还整日整夜陪着他,度过了他的头七。

    他若知道,并不会高兴,只会心疼,很心疼很心疼。他把她当纯洁的明月一样爱着,人们却利用他来玷污她、惊吓她、伤害她。

    可是,事实上他的心并不会疼了。那颗柔情的、装满月光的心,永远停止了跳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