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一蹶不振
    闵人接下来会怎么折磨她呢?元晚河把几种最坏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

    第一,千刀万剐。

    第二,做成人彘。

    第三,充作军妓。

    除此以外,她觉得其他都可以勉强接受了。

    不过,变态的闵人并没有元晚河想象中那么变态,毕竟她的身份还是世子妃,又是燕国赐来的公主,还有一些政治价值。他们只是把她扔进冷宫,每日残羹冷炙,还要洗后宫娘娘们的脏衣服。

    刚开始元晚河还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小命,渐渐地才发现自己低估了冷宫的威力。过去那些进了冷宫的妃子,最后不是死就是疯,一是因为冷宫的生活条件太恶劣,更重要的原因是,这里看不到希望。

    这里与世隔绝,这里被人遗忘,外面的阳光照不进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而且可能永远都出不去了。

    进来以后,元晚河大病了一场,病得差一点就追随她的世子夫君去了。

    但是她这人命硬,以前战场上有好几次伤得都看不出是死是活了,抬回去在行军床上挺尸几天,总能奇迹般醒转过来,再养个二十来天,又是战场上的一条好女汉。

    这次也不例外,阎王爷家的客厅里喝了杯茶,又回来了。

    只是命捡回来,魂儿却没回来。这一场病,彻底泄了她的精气神,一蹶不振了。

    蜷缩在阴冷幽暗的角落里,十八岁的她开始总结自己的人生。

    前半生,浑浑噩噩,不堪回首。

    后半生,乌漆嘛黑,大概率要废在闵国了。

    燕国可能根本不知道她在闵国的遭遇,而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呢?燕帝已经不需要她了,他是绝对不会为她费一滴滴心思的。

    于是她得出了结论:活着已经没有任何意思了。

    可是好像又没勇气自我了断。

    那就做一具行尸走肉吧。

    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顺其自然,等待终结。

    几个月后,永宁郡主来到时,根本不敢相信当年何等意气风发的大燕女神将,是眼前这个人。

    如果她还称得上“人”的话。

    永宁郡主蹲下来,忍住刺鼻的臭味,拨开对方乱草一样的头发,露出一张脏得看不出原本肤色的脸。

    黑乎乎的一片脸皮上,只有一对眼白格外分明,镶嵌在上面的眼珠子却似是蒙了厚厚一层灰尘,反射不出任何光亮。让人想到死了很久的鱼的眼睛。

    “元晚河,你还认得我吗?”永宁郡主尽量放轻声音,感觉现在稍微一点惊吓都足以让面前这个人儿嘎吱一下碎掉。

    半晌,死鱼眼才微微一轮,散乱的目光在永宁郡主美丽的脸上稍一停留,便又飘开了。

    干裂的嘴唇里吐出沙哑的两个字:“怜之。”

    “且喜且怜之。”当年受降庆功宴上,元尧在看了闵国永宁郡主宋怜之勾魂摄魄的表演之后,很多情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到如今,元晚河也记忆犹新。

    “公主好记性。”宋怜之微微一笑很倾城,接着又皱起了秀致的眉头,叹惋道:“不来一趟我还真是不敢相信,他们真的把你折磨垮了……”

    她又凑近元晚河一点,伸出纤纤玉指,毫不嫌脏地在元晚河脸上轻轻抚过,“若我哥哥在天有灵,一定会很心疼的。”

    顿了顿,她又补了一句:“毕竟,你是他心尖上的人儿。”

    这句话好似一个落水石子,在元晚河死寂无波的脸上荡开一丝涟漪。她散乱的目光缓缓聚拢,疑惑地望向宋怜之。

    宋怜之说:“唉,是燕闵之战那年的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