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再见了,元尧
    一年之后,乐浪战事将定。

    燕军长线作战,打得很艰苦。来来回回拉锯了几个月,终于在苍东岭之战中,元晚河于阵前斩杀乐浪王舅,击溃十万乐浪精锐军,乐浪一蹶不振,胜负才开始有了分晓。

    此时元尧在华宫美室里待腻了,拿刀执剑的手又痒痒了,于是金甲一披御驾亲征。

    他与她,再次战场携手。然而他已是天子之身,高居中军皇帐,运筹帷幄,鲜少亲自上阵拼杀了。而她是领十万兵马的骠骑将军,他指向哪她就冲向哪。

    两人还保持着曾经的默契,但这默契仅存留于冰冷的军令和札函之中了。偶尔她回一次中军大营,也是以君臣之礼觐见,然后匆匆离开,两人连体己话都难说上一句。

    直到打完定胜负的最后一仗。元尧在阵前接受乐浪王的降书,之后封禅苍东岭,一时天威浩浩,龙运昌盛。

    闵国、乐浪臣服了,南陈元气大伤。大燕迎来了一个最强盛的时代,之后许多年,也许都不需要战争了。

    与此同时,闵王遣使入朝,为年满二十的世子求娶大燕公主,以修两国君臣之谊。

    此时成思帝刚刚平定乐浪,还在拔营回朝的途中,驻跸于隋州。闻得闵国求亲之意,他扳扳手指头数了数自家的嫡亲姊妹,似乎哪一个都不舍得远嫁到那鸟不生蛋山高水险的闵国去。

    正巧元晚河走进皇帐,成思帝眯起眼看了看这个身着盔甲、容颜秀美的表妹,大手一挥让随行主簿起草了圣旨,封百乐郡主元晚河为百乐公主,赐婚闵国世子,不日即从隋州启程,随使臣赴闵。

    连燕都朔都都不用回了,反正她无父无母,这些年四处征战,早都四海为家,浪不思归了。

    只是这一次,大抵再也不能归了。

    鸟尽弓藏,宝剑回鞘,大燕的江山已不需要女神将,燕帝的龙床也不缺一个元晚河。她这样出身皇族、有军功有兵权的人继续留在燕帝身边,反倒会让他如鲠在喉。

    他乐得做个顺水人情,把她赐给闵王家的世子,也算皇恩浩荡。

    那是个寒冷的初冬,成思帝早上下旨派元晚河赴闵国和亲,晚上却把她召入龙帐。

    他曾说过他再也不会碰她,这次却又把她抱上龙床。算是一个独特的告别仪式?

    上了床,他并不急着做什么,只是抱着她闭目养神。元晚河纠结了好一会儿,还是说出了口:“陛下,我能不能不去闵国?”

    元尧没睁眼,懒懒地说:“唔,表妹不喜欢闵国世子?”

    废话,面几乎都没见过。元晚河垂睫,淡淡道:“我还是想留在陛下身边。”

    元尧半晌没说话,再睁眼,目光很清冷:“可是朕已经不需要你了。”

    元晚河愣了一会儿,蓦然起身下床。

    元尧扯住她的手臂,“你干什么去?”

    她背对着他,乌发散落,给人无端伤心的感觉。她很轻很轻地说:“陛下,我也是人,我也有感情,这些年,您怎么就那么不怕伤害我?”

    他蹙眉,“朕怎么伤害你了?”

    元晚河默然,挣脱他的束缚便要离开。

    “放肆!”元尧大怒,起身又将她拽回,狠狠按在床上,大掌一挥,便将她的衣衫撕碎。

    她激烈反抗,把战场上对付敌人的狠劲儿都拿出来了,奈何气力到底比不过常年习武的元尧。她慢慢落了下风却不肯示弱,冷冷瞪着他,从未如此叛逆过。

    他怒不可遏,抓住她的左肩狠狠一攥,她只觉剧痛钻心,失声叫起来。

    在征战中她的左肩受过箭伤,尚未痊愈,此刻伤口瞬间崩裂,鲜血浸透衣衫。

    她再无反抗的力气,任他欺凌摆布。他狠狠进入,似乎为了惩罚她,每一下都重重锤击在她的身体深处。

    她一边承受,一边暗暗地想,最后一回,再忍这最后一回,从此天涯海角老死再不相见,即便相见,她也不会让他再碰她一下。

    第二天,年轻名将脱了盔甲,穿上嫁衣,坐在精美浮饰的华舆里,嫁去了闵国。

    路途遥远,元晚河的心情也没有特别差,她想开了,日子么,怎么过都是过,男人么,睡谁不是睡?

    再见了,元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