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下葬
    宴席结束,元晚河躲开众人,独自一人顺着长长的宫道往家走。

    家,其实也不能称之为家了。没有爹没有娘,只有她孤零零一个人,想想都好惨。

    于是她走得很慢,尽量拖延回家的时间。

    “河妹!”宇文欢追上来,给她披上一件披风,“春寒料峭,你大病初愈,当心别着凉了。”

    “谢谢欢兄,我皮糙肉厚,无所谓的。”元晚河嘴上不甚在意,心里却是温暖些了。

    宇文欢冷哼一声:“有人不心疼你,你自己得心疼自个儿。你为了他命都豁出去了,人家就赏了你几杯酒,真够划算的。”

    元晚河低头看着脚下的路,一言不发。

    “不过,河妹你愈发知进退了,今天那么诱惑的赏赐,你都没接。”

    元晚河苦着脸:“唉,确实很有诱惑力啊,当时特别想立即叩头谢恩,欢天喜地领赏,这会儿我就已经是护国开府都统了啊,统领三十万大军,想想都爽翻了!”

    “但你知道皇上是虚情假意,他是绝对不可能把护国开府三十万大军的统领权交给你的。”

    “是啊。”元晚河抬起头,望着漆黑的前路。她有才能、有军功,她的母亲是权势煊赫的长公主,她的父亲是威望厚重的大将军……这些,都足以令任何帝王对她心生防备。

    还是表现得乖一点,才能活得久一点。

    “河妹,你父亲的陵寝已经竣工,后天就要封闭了,你要再去看一眼么?”

    “好。”

    一代神将崇延光,死后葬在了朔都北郊的青陵,与元晚河的母亲葬在一起。

    青陵之青,名副其实,方圆十里环绕着一片青葱的松林,入鼻皆是松针的清香气息。元晚河的母亲玉廉长公主喜绿,但朔都冬长夏短,一年中总有大半年入目皆是枯黄与雪白。玉廉长公主下葬后,崇延光便在陵园里种了一片樟子松林,多年过后,松林愈发茂密葱茏。

    青陵为虽为平原起陵,但墓宫在地下三十丈以下,封陵之前,元晚河提出想去墓宫里最后看一眼。

    这也不是什么过分要求,毕竟墓宫里躺着她的双亲,之后墓宫封死,里头人与外头人就永远阴阳分隔了。

    监工就答应了元晚河的要求,命工人稍后动工,大家看着元晚河独自一人走下深深的墓道。

    约莫半个时辰后,她上来了,对监工道:“劳烦了,可以封陵了。”

    沉重的墓门缓缓落下,将入口封闭。工人将滚烫的铅水灌注进去,完全封死,永不开启。

    曾经风华绝代的玉廉长公主与崇延大将军,彻底告别这个世界了。

    从此以后,世间再多烦愁苦痛都与他们无关了。他们在这片樟子松林的地下,终于可以安宁相守,直到永恒。

    而他们唯一的女儿,孤独地留在这个世界上,苦难与磨折,还将无休无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