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小产
    也就在射杀陈国皇帝、大破箬水城的那一天晚上,元晚河的孩子终于保不住了。

    同时快要保不住的,还有她的命。这次小产来势汹汹,血流如注。

    宇文欢抱着她闯入刚刚攻破的箬水城,踹开街边一家医馆,强令大夫施救。那大夫憎恨燕人杀了他们的皇上,不肯配合,宇文欢一怒之下要杀他,却被元晚河制止了。

    她已是极度孱弱,如一个破碎的纸鸢躺在宇文欢的臂弯里,面色脆白如纸,嘴唇颤抖着,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罢了……这大夫俊俏得紧,杀了他我心疼……让我好好睡一会儿吧,去梦中送送我的孩子……”

    她唇角带笑,说得漫不经心,战袍染血、威武冷肃的宇文将军却突然掉下泪来,哽咽道:“你这花痴的性子总该改改,自己被俊俏男子害得还不够惨?”

    那大夫在一边看着,丝毫感觉不出这个苍白孱弱、奄奄一息的女子就是白天射杀永华帝的凶悍将军。他叹了一声,对宇文欢道:“把她放到里屋的床上,我只能尽力一试。”

    他确实很尽力,使出了毕生绝学保她的命。她也很争气,渐渐渡过险关,脉象平稳下来。

    宇文欢挂心前方战事,派了几个心腹在医馆守着,他自己先回大营了。

    元晚河昏睡了许多天,某日清晨醒来时一缕明煦的春光泻入眼底,她眯了眯眼,望向窗边捣药的素衣男子,轻轻道:“春光如画,少年似花,我是在极乐世界么?”

    那大夫扫她一眼,冷淡回答:“你杀了那么多人,死了也是下地狱,极乐世界就别想了。”

    元晚河垂下浓睫,幽幽一叹:“如此听来真是悲伤。”

    盈盈水目中竟真的掠过一缕类似悲伤的波纹。

    元晚河此次小产大伤元气,已无力过问前方战事,便把统帅权全盘交给宇文欢,自己在医馆中静养。

    直到停战撤兵,燕军主力撤出箬水城,她还赖着不肯走,不知是留恋医馆中安静自在的生活,还是贪恋大夫的美色。

    那名大夫姓柳,是个冷性子,又因元晚河的身份而对她更为冷淡,她却浑不在意,整日把热脸往冷屁股上贴。见柳大夫在灯下读经,她便问:“你不读医书,怎么读起了儒经?”

    柳大夫答道:“我要参加会试。”

    “你要考取功名?做了官岂不白白浪费你的一身好医术?”

    他抬眸望着她,烛光在他脸上投下一片虚晃的影子,“行医可救人,入仕可救国,吾之志,托于后者。”

    元晚河不以为然:“一个大夫可救千人性命,十个官也未必救得了半个国,何况你没身份没背景,就算考取了功名,在朝廷里也难有立足之地。但若你一心入仕,不如跟我回朔都吧,我把你举荐给成思帝,他是个惜才的君主。”

    柳大夫复低头看书,淡淡道:“食陈之粟,焉事燕主?谢将军美意。”

    元晚河托着腮低声道:“反正大燕迟早会灭了陈国,你迟早是燕人。到时候你官都别想做,我把你抓回府里做面首。”

    他只当她是疯人疯语,并不理会。

    两个月后,她终于要离开,拉着他的手依依不舍:“小柳叶,你等我啊,等我灭了陈国,就把你带回府里做面首。”

    他本来还准备了一些稍微温暖的话送别她,听她这么一说,他又冷了脸,素袖一拂回屋去了。

    待她走远了,他立于窗下久久凝睇,心中庆幸,这讨厌的女子以后应该再也见不着了。

    回身坐到书案前,却忽然有些意兴阑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