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激战
    燕国凤观十年冬,元尧刚返回朔都,凤观帝就驾崩了。太子元尧继位,改国号“成思”,次年为成思元年。

    燕国易主,丝毫不影响前线如火如荼的战事。元晚河紧卡着元尧给出的两个月时限,不断把陈军往南逼。因形势不利于陈国,陈国永华帝白赟御驾亲征,坐镇箬水城。

    燕成思元年、陈永华十五年一月初九,陈国皇子——定王白潞安率五万大军作为先头部队渡江迎敌,正巧遭遇了元晚河亲自率领的中军兵马。

    两军阵前对垒。那定王白潞安比元晚河还小一岁,口气却大得很,丝毫不把敌方的女将军放在眼里。两军相隔不远,他用马鞭指着元晚河,不咸不淡道:“元尧自己躲到哪里去了?居然派个女人来应付本王,是不是还打算跟本王生个孩子?”

    陈军哄笑,燕军将领气得咬牙切齿,陈人果然比传闻中还要瞧不起女人,堂堂一个王爷,居然在战场上这样羞辱对方的统帅,婶可忍叔不可忍!

    元晚河却神色不动,淡定吩咐左右副将:“按计划乙行事。”

    那白潞安一看便是个不知天高地厚、轻敌妄动的主儿,计划乙正好是为他量身订做——佯败后撤,引敌深入,埋伏反击,合围制敌。

    燕军于是诈降后撤,果然引得那白潞安趁胜追击。可白潞安虽然年少气盛,还算有点理智,追了十里地他觉得不对头,就下令停止追击,静观其变。燕军却继续向望川山的方向后撤。

    白潞安不愿与燕军过多纠缠,打算绕道去取南云,却有燕使送来求和信,说他们的将军希望与白潞安和平谈判,但要求是白潞安亲自前往望川山下的陵阳县谈判,否则燕军就要屠城。

    这哪里是求和,分明是逼和。下属都劝白潞安不要去,这明摆着就是燕人请君入瓮的圈套。

    白潞安也明白这一点,可是那陵阳县有五千人口,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成了燕军的刀下鬼……

    他最终决定冒险一搏。谈判不谈判都不是重点,无论燕军想耍什么阴谋,他都不会让他们得逞,只要他见到燕军统帅——那个看上去瘦瘦弱弱的少女,凭他的身手,完全可以在十步之外就将她制住,到时候以她为质,还怕燕军不听从他的摆布?

    带着这个打算,他只带了三千亲卫就前往陵阳县。

    谁知那个瘦瘦弱弱的少女比白潞安想象的要狠辣,她从始至终都没露面,他刚进陵阳县,燕军就把他团团包围,打算取他性命。

    虽然谈判只是个借口,但好歹做做样子,燕军出尔反尔到这种地步,白潞安也算是开眼了。

    白潞安的亲卫一番血战,无奈寡不敌众,眼看生路就要彻底断绝了,这时陵阳县的军民突然发动暴乱,与燕军拼起命来,冲破了白潞安身边的包围圈。

    白潞安杀出一条血路,冲出陵阳县。元晚河见那陈国皇子跑了,哪肯善罢甘休,亲自率大军追出去。

    五里之外待命的陈军见燕军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一时没有准备,统帅又生死未卜,便乱了阵脚。可怜五万人一个上午就被歼灭过半,其余或被打散或被俘虏,只有百余骑护送白潞安匆忙南逃。

    元晚河不依不饶,乘胜追击,死咬着白潞安不放。其实这本不是她的行事风格,她懂得穷寇莫追的道理,可谁叫她今天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的原因很简单,早上起床时见了红,四个月见红,只怕胎儿难保。这两个月她已十分小心,安胎药没断过,也尽量避免骑马上阵,可行军在外毕竟艰苦,加上连日劳心劳神,身子实在撑不住了。

    她怅惘了片刻,最终决定披挂上阵,至于腹中孩子,爱怎么着怎么着吧,他的父亲都不在意他,她这做母亲的又能奈何。

    倒霉的是白潞安,碰到了一个即将失去孩子的愤怒母亲。她把一腔怨愤都发泄到他身上,不置他于死地决不善罢甘休。

    白潞安被逼到箬水江边,打算渡河撤回箬水城。谁知,渡船却被赶上来的燕军射穿,他被滔滔江水冲到下游,生死未卜。

    而他掉落的头盔被元晚河捡了,元晚河率兵渡过箬水江,命人拿着头盔去箬水城,骗陈国永华帝他的宝贝儿子被俘虏了,让永华帝出城谈判,换回儿子。

    永华帝爱子心切,不顾劝阻,执意登上城楼,当面便遭元晚河一箭。

    陈军见皇上被伤,军心大乱,燕军趁势进攻,把陈军击退到箬水江以南一百里,直逼陈国重镇江州。

    大皇子轩王白潞南不得不请求讲和,割楚州、乐郡、箬南方圆一千里土地给燕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