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在他面前连吃醋都不敢
    元尧的母亲,就是当今圣上,凤观帝元奺。

    这位女帝是出了名的多情又薄幸,做皇太女的时候就风流韵事不断,身边的男人像花儿一样开了一拨又一拨,却没有一人能得她长久眷顾。

    唯有朝肃王秦麦在她身边最久,虽然他始终没能成为她的皇夫,却让她生下了他的骨血,就是当今太子,元尧。

    然而这样一个人生赢家,最后还是难逃凤观帝的屠刀。当她感觉到枕边男人的权势已经强大到令她难以安眠之时,她毫不犹豫给了他致命一击。

    秦麦死后,秦氏家族惨遭灭族。

    凤观帝的儿子元尧,完美继承了她的多情与薄幸,母子俩争相毁人不倦。

    却听元晚河幽幽道:“我要求不高,能有朝肃王秦麦那样的结局就很满意了,虽说死得惨了点儿,好歹得到了美人儿啊!”

    宇文欢扶额:“你这花痴病已经病到骨子里,没救了!”

    “人在花下死,做花肥也风流啊!”元晚河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往外走去,“人呐,有很多种死法,我愿意被喜欢的人害死……”

    宇文欢望着她的背影,低声道:“只怕他还没将你害死,你的心便死了。须知世间最悲哀之事,莫过于心死……”

    元晚河一头栽到床上,很快进入梦乡。她这人有个好处,遇到再烦心的事儿都不失眠,不失眠就来不及寂寞空虚冷,不寂寞空虚冷就不会成怨妇。

    睡得正欢实,她忽然感到自己被一个重物压住,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下意识推搡,手腕却被狠狠钳住,动弹不得。

    耳边有湿热的潮气,小刷子似的挠得她心痒难耐。浓烈的酒气混合着龙脑香席卷了她的嗅觉。

    一只粗糙滚烫的大手侵入她的衣服,在肌肤上肆意游走,捻起一簇簇火花。

    潮湿温热的嘴在她的耳根盘旋,缓缓向下游移,经过颈侧,经过肩头,留下一串串嫣红的吻痕。

    她脑中一片空白,轻呼一声,身子半蜷了起来,手脚不住颤抖。

    她忍不住嘤咛,“别……”

    他抬起头,朦胧的星目微微眯着,“‘别’什么?”

    “表哥这样,表妹不喜欢么……”

    元晚河的呼吸愈发急促,意识却渐渐迷蒙起来,身体轻飘飘地,仿佛浮在了九霄云端。

    他有足够熟稔的技术,稍稍施展一番,就令她如入天堂,如堕地狱。

    她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身体仿佛不是她自己的,所有的感官她都无法控制,只能不断沉沦,彻底迷失。

    当她终于淹没在**的潮水中,他高大的身体覆下,将她贯穿。她后仰着头,脖子显出美妙的曲线,惹得他忍不住亲吻上去。

    她觉得很痒,又不舍得推开他,双手紧紧抓着他肩膀,指甲也不舍得抠进他的肌肉,只得生生忍着。

    她其实很想问他,明明是和那个漂亮的闵国郡主快活去了,怎么半夜又跑到她这里来捣乱。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她在他面前连吃醋都不敢。

    真特么没出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