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连对她身.体的占有,都带着算计
    元晚河活着回来对元尧来说是桩惊喜,根据先前得到的线报他以为她死在了显州,为此他着实遗憾了好一会儿。

    她的状况不太好,肩头伤口发炎,烧得神志不清。

    燕闵主力军队已然开打,元尧没空多管元晚河,吩咐军医仔细看护。

    数日之后燕军大胜,将战线向闵地推进了三百里,直逼闵都玉城。

    太子向凤观帝请旨,论功封赏,宇文欢从正四品上忠武将军升任从三品上云麾将军,元晚河虽未参战,但攻显州立大功,由正四品下中郎将升为正三品上归德大将军。其余有功将领皆得封赏。

    在沱水之泮举行的拜将仪式元晚河没有参加,她仍病卧于床,精神恹恹。

    元尧来看她,她病弱的样子别有一番味道,又勾起了他的**。

    他冰凉的手伸进她的小衣,与她滚烫的肌肤相触,她忍不住一颤。

    “表哥……我还病着……”

    他并不撤手,一把将她锢在怀里,灼热的气息烫过她的脸颊。

    她身上的汗毛全都站起来,本来苍白的小脸儿涨得通红。

    他亲吻着她的耳根和脖颈,横在她腰间的手更加不安分起来。

    她低呼一声,身体蓦然失力,软倒在他怀里,再无反抗之力。

    他一挺身,刺入她身体最柔软之处。也不顾她体虚病弱。

    她肩上的伤口被牵动,疼得冷汗直冒。

    但她没有求饶。她知道,越求饶,他越兴奋。

    片刻之后她被放开,身子像被车轮碾压过,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穿好衣服就要离开,她苍白的指尖忽然捏住他的衣角,声音沙哑空寂:“表哥……我永远是你的人了,对不对?”

    “那当然了。”他揉揉她的脑袋,惯常冷漠的眉眼间似有一丝温柔。

    她抽气,低低咳嗽两声。他握住她的手,“快点好起来,我需要你。现在你是我的人了,我们一起开拓一片壮丽河山!”

    很久以后元晚河都想不通,当时元尧这句又虚伪又煽情的话,怎么就换来了她之后几年的死心塌地?他说得不假,他确实需要她为他鞍前马后、开疆拓土,但在他脑海中勾绘的壮丽河山锦绣图里,根本没有给她留一隅安身之地。

    连对她身.体的占有,都带着算计。在这一点上他连那个想占有她的下流军官都不如,后者至少单纯把她当作一个女人来霸占,而她心中完美高贵的他,既贪恋她的皮囊,又骗取她的忠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