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军爷,我来了月信……
    她的确没令他失望,她从未令他失望。

    她只用了一天就攻下显州东南的望川高地,并刻意造成燕大军即将到来的假象,令显州闵军大为不安,去向王昝报信。王昝果然领兵回援,一进卢官山口就被埋伏在那里的燕军打得片甲不留。

    任务完成,元晚河却无法全身而退。

    进攻望川高地时不计成本,她的兵马折损过半,之后闵军反扑,数倍于燕军,元晚河带着人血战一夜,逃出生天时五千兵马只剩下二十人。

    天下起冷雨,他们人伤马乏,又不熟悉地形,在荒原里迷了路。后有追兵,大概很快就会赶上来,元晚河让其余人先走,她来把追兵引开。

    众人当然不肯,她用匕首抵着脖子:“你们放心,我自有办法全身而退。如果你们再不走,索性和我一起自刎于此,也好过当敌军的俘虏!”

    众人拗不过她,时间紧迫,只得含泪离开。

    元晚河从行军囊里拿出一个布包,是他送的新衣。女式的衣裳,本来没机会穿,她还是随身带着,只当个念想,没想到此时竟派上了用场。

    她脱下铠甲,换上短袄和襦裙,放下高髻,挎着小包袱,俨然一个连夜赶路的孤身少女。把马藏在树林里,她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

    很快就遇到追上来的闵军,强兵高马,约五十余骑。

    前方是个岔路口,闵兵果然停下来询问元晚河可曾看到一队人马朝何处去了。元晚河指了指朝东南方向的岔路,闵军哪会把眼前少女和那燕军将领联想到一处,为首是个高大俊朗的军官,他望着东南方说:“那边是沼泽,燕人走不远了。”

    天边现出晨曦,元晚河盘算着时间,再多一会儿,再多一会儿她的人就能逃出显州地界了。

    她抬起头,发现那为首的军官看她的眼神不对劲,很像那晚……元尧的眼神。

    她咽了口唾沫,绽出一个笑容:“军爷,赶了那么久的路一定累了,不如停下来休息休息?”

    她本就生得美丽,元尧能看上的女人哪会平庸。这一笑更令人眩目,那军官目光都直了,下令众人暂歇,他迫不及待地攥住少女的衣襟,把她拖进草丛。

    雨后的泥土湿泞冰冷,元晚河的手指深深插进去,握了满手的冰冷。男人的大手撕坏了她的新衣,在她伤痕未消的身体上又留下重重的痕迹。

    “军爷,军爷……”元晚河抓着他的胳膊,可怜道:“军爷,我……我来了月信……”

    关键时刻,只能拿大姨妈当挡箭牌了。虽然她不敢抱希望。

    没想到那军官一愣,竟真的停下了动作。

    他动了动喉头,捏着她的下巴,“暂且放过你,不过,你可跑不了。”

    他吩咐两个士兵把元晚河送回大本营,他带着其余人绝尘而去。

    那两个士兵见草丛里的少女衣衫凌乱,雪肤花貌,立即起了男人都会起的色心。其中一人一马当先扑上去,把元晚河压住。

    一而再再而三,有完没完!元晚河万分无语,迅速抽出那士兵腰间的短刃,狠狠插进他的胸口,溅了她一脸热血。

    另一个士兵愣了一下,拔刀朝她砍过来,她躺在地上闪躲不及,被砍中了肩膀。随即飞踹一脚,把那士兵踢倒在地,夺过长刀,腾跃而起,刺穿他的肚子……

    雨又下起来,深秋的雨冷得透骨,打在她脸上,冲去血腥脏污,留下灰败的冰冷。

    肩上伤口的血混合着雨水,在指尖汇作淡红色珠子,滴落在异国的土地里。她茫然四顾,前路莽渺,第一次这样想家。不知父亲如今在哪里,他不要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