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尴尬
    那夜元尧很有兴致,一直折腾到后半夜,直到他的小表妹失去了意识。

    她醒来时天大亮了,他已不在枕边。

    衾被之下,上好丝缎温柔摩擦她的肌肤,似在安抚她的情绪。

    她坐起身呆了半晌,忽然想起来得赶紧离开,不能让外人看见。

    她自己的衣服都碎了,只好从衣架上拿起元尧的一件长衫子,草草裹住遍布青紫吻痕和揉捏痕迹的身体,迈着虚浮步子,匆忙惊慌地奔出这个给她留下不堪回忆的地方。

    冒然撩开隔着里帐与外帐的重帘。下一刻,眼前的景象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把她彻底浇醒了。

    想躲却来不及了,她已暴露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下。

    原来昨天半夜出了紧急军情,黎明时分元尧召各分营统帅、六品以上校尉、副将等十余人来主帐商议对策,大家还疑惑太子身边最得意的中郎将百乐郡主怎么没来,平时属她最有主意了。

    没想到她居然以这种方式闪亮登场……

    从太子的私人卧帐里闯出来,眼神迷茫惶惑,长发凌乱披散如草,光着脚,身上胡乱裹着一件男子的长衫,露出脖子和胸口大片雪白肌肤,上面满是又红又紫的痕迹……

    见到这副场景的人用脚趾头都能脑补出昨晚发生的好事,脑补过后就觉得不成体统。这男未婚女未嫁,何况是在纪律严明的军营之中,这百乐郡主又不是营妓,而是太子的族妹啊……

    好在在场的都是粗人,不屑于指摘男女私事,但粗人的缺点就是不善于掩饰内心想法,哪怕是最龌龊的想法。这些人常年行军在外,大清早突然眼前冒出一个衣衫不整、楚楚可怜的美少女,又联想到昨夜的风流场景,众粗人看元晚河的眼光便带了一丝轻佻玩赏。

    只有忠武将军宇文欢的目光充满痛惜与怜悯。

    元晚河即便再“傻”,经过这一夜,此时也明白自己与元尧做了什么,自然也就明白了众人的眼光意味着什么。

    她恨不得钻进地缝,不,恨不得地缝里直接喷出一股火,把她烧成灰得了。眼前都是与她朝夕相处的战友和下属,以后还怎么和他们愉快地玩耍……

    一直老神在在坐于书案上首的元尧倒很是置之度外,安之若素地喝了口茶,用很平常很冷淡、不夹杂一丝愧疚的口吻说道:“你还真能睡……闵将王昝夜袭卢官道,烧了我军粮草,控制了运粮要道,你来跟大家商量一下该怎么办。”

    元晚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根本没在听,她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砰,砰,砰,一下一下,锤得她脑袋痛。

    她抬手去摸右脑的伤口,血已经结痂,黏住了一大团头发。她用力抓扯,弄破了伤口,尖锐的疼痛终于让她感到舒服一些了。

    元尧把茶盏扔在案上,声音里已带了一丝不悦:“元晚河,军情紧急,你听到孤的话没有?”

    宇文欢终于忍不住道:“殿下,先让中郎将回去穿好衣服吧。”

    “事真多。”元尧因为军粮被毁心情不佳,懒得再理元晚河,把话题转回正事上头。

    众人的注意力终于从元晚河身上移开,她埋着头,迈着虚软的步子匆匆出了主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