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花痴小公主
    十五年前,百乐郡主元晚河出生在玉廉长公主府。

    她的母亲玉廉长公主未出阁前是出了名的风流多情,府里的面首如应季的花儿,一茬又一茬,年年月月姹紫嫣红。

    直到与元晚河的父亲一见钟情,玉廉长公主突然收了心,将所有面首遣散,一心一意做起小女人。

    可惜她骨子里的花痴病却传给了她女儿,据说那百乐小郡主刚出生时,彻夜啼哭不止,不肯进食,急坏了全府的人,宫里派来擅长儿科的李御医,是个唇红齿白的美男子,他把小郡主往怀里一抱,小郡主立即止了啼哭,黑漆漆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李御医。

    李御医捏捏她的小手,温柔道:“我们的小郡主康健无比、聪慧机灵,日后必是人中龙凤。”

    小郡主眨眨眼,像是表示赞同似的。若她那时能说话,一定会说:“若我成了人中龙凤,定将你抢来暖床。”

    之后小郡主健顺顺利利地长大,成长为一个健康向上的好儿童。她父母在孩子的管教方面没有费太多力气,倒不是元晚河比别家的孩子天生听话好管教,而是她有一个死穴,只要在她犯浑的时候戳一下这个死穴,一切都迎刃而解——

    她若不肯吃饭,派个漂亮的男仆来喂她,保准吃完一碗再来一碗;

    她若不肯读书,找个漂亮的书童来陪她,保准读完一本再来一本;

    她若到处乱跑,叫个漂亮的侍卫来跟着她,保准让她上哪就上哪……

    总之屡试不爽。

    元晚河的母亲玉廉长公主虽然向来对男女之防不在意,但也不希望女儿开化太早,耽于情乐,误了正事。元晚河稍微大一些的时候,玉廉长公主时常耳提面命,说美男如名菊,可观赏不可采撷,更不可亵玩——看美男可以,还能养眼、保护视力,但不要轻易对美男动情动心。

    小晚河眨巴着大眼睛,疑惑道:“为啥菊花只能观赏不能采撷?不是有句名诗么——‘采菊东篱下,莫道不消魂’……”

    她父亲本来在一旁喝茶,忽然觉得菊花一紧,呵斥道:“闭嘴!小小年纪,不学好……”

    元晚河当时搞不懂自己第一次引经据典地辩论一回,怎么就是“不学好”了。直到十二岁时她的母亲去世,她也没搞懂。

    之后她父亲常年不回家,她无人管教,却也依旧单纯良善,铭记着母亲的教诲——美男如名菊,可观赏不可采撷,更不可动心动情。所以她对美男的态度一直是看看就好,不近身,不入戏,不交心,不动情。

    直到十四岁那年在凤观帝的御书房里偶然撞见元尧。

    十七岁的储君,面如冠玉、俊美秀逸,眸子是清亮明澈的,细看进去又如深潭般深不见底,令人无端沉陷。

    元晚河从小到大见过不少美男子,只是这一位是这样地与众不同,也许是杏黄色的锦袍将他修长的身躯包裹出尊贵从容的气度,也许是慵懒优雅的笑容将他衬托得高贵沉静,元晚河觉得自己离他那样近,却又那样远。

    天潢贵胄的清雅高傲,久居上位的尊贵自信……原来一个男人最有魅力之处,并不只是一张漂亮的脸。怪不得她元晚河虽生来花痴却从未真正痴过哪朵菊花,只因还没遇到令她所痴之人罢了。

    从此元晚河眼里的菊花就只有元尧这一朵,其他统统化作浮云,被她吹走抹净了。

    她为了多看他几眼什么招数都使上了,甚至扮作东宫里的粗使婢女,在廊下扫一整天的落叶,只为看一眼他伴着夕阳匆匆而归的身影。

    没有人说她不可理喻,因为根本没人关注她,玉廉长公主去世之后,她的女儿百乐郡主不再有任何价值。

    元晚河就这样默默地花痴着,自得其乐。

    她没想过何时向他表明心迹,当下肯定是不行,她连话都没跟他说过几句。本想着来日方长,可没过多久她不得不去打扰他了。

    燕闵起了战事,元尧自请带兵参战,凤观帝近年来龙体欠安,也急于让太子历练历练,积累些威望,便拨了五万兵马让太子自个儿折腾去。

    定在三日后启程,元尧正在书房里整理文牍,突然一个粗使婢女闯了进来,他眉头一皱正欲发火,那婢女却脆生生叫了一声“太子表哥”,他定睛一看才发现她竟是玉廉姨母的女儿,叫什么……晚河。

    这小姑娘不知哪根筋搭错了,非要跟着他去战场。

    元尧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居然就答应了。

    元晚河就这样被元尧拐带着跑到燕闵战场上,开始了刀口舔血的日子。她继承了母亲的谋略和父亲的将才,在沙场上来来去去,一不留神就成了个女神将。

    元尧因此很满意自己的眼光,当初出征时把这郡主小表妹拐出来,无非是看上她漂亮伶俐,留在身边聊慰疆场寂寞,必要时当个暖床的也无不可,反正她无父无母没人管,怎么着都是他的嘴边肉。

    终于在这一天,他趁着酒劲,把这块嘴边肉吃进了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