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栽在美男手里
    头皮骤然一疼,她像小鸡一样被捉起来,摔到阔大的木床上。高大的身躯一同扑入,全部重量压在她身上,她连求饶都发不出声,只能睁大眼睛看那粗糙的大手抚上她的胸口。

    带着酒气的温热气息扑在耳根颈窝,湿软唇瓣在她的脸颊上蜻蜓点水。耳畔是他低柔磁性的声音,带着蛊惑的力量:“晚河……晚河表妹……你不是一直喜欢孤么?”

    她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在她眼里是高贵雅洁的幽兰名菊,她只想远远看着他跟随他,却没想过这样的肌肤贴合。

    她不明白他是要做什么,陪她练武么?这种玩法略诡异啊。

    “喜欢孤,就把自己献给孤,好不好?”他在她耳边吹气。

    她不解。她已经把自己献给他了呀,她陪着他离家远涉、辗转行军,对他言听计从、一片忠心,她还能怎么奉献自己?

    他不等她的回答,兀自喃喃:“你也姓元,咱们是内亲,孤知道不该染指你……可常年行军在外,眼前总是晃悠着这么一张好看的女人脸,孤是个男人,如何忍得了……总归还是怪你。”

    他的手继续往下摸索,“不……”元晚河低喊一声,用力挣扎,指甲在那健硕的麦色胸膛上留下几道血痕。

    元尧目光一沉,随手抽下腰间缎带,捉住元晚河的双手,紧紧缚在床头栏杆上。接着大手一扬,扯去她的衣裤,同时湿冷的吻一片片落在她的身上。

    “表哥,你这是干嘛?我不要你赔我衣服,放我走吧!”她难受得忍不住喊出来。

    他握住她的下颌,指肚摩挲着她的唇,已被**和醉意蒙蔽的眼眸里迷浑一片,没有她的影子。“好表妹,孤会温柔待你的……”

    事实证明他是在扯谎,粗暴刺进去的一刹那,她觉得整个身子都被刺穿了。她终于忍不住低低啜泣起来,他对她的痛苦视而不见,只顾自己痛快。

    兴致最浓时,他慈悲地解开了床头缚结,把她的手臂放上他的背。

    她睁开眼,其中的哀楚也许使他片刻良心发现,终于停下动作,难得温柔地替她擦拭眼泪,低声问道:“晚河表妹,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在做什么?”

    “你……你在打我?”她想了想,万分委屈地说出自己的猜测。

    他一愣,拍拍她的脸,“孤的表妹到底是纯洁还是傻呢?”

    随即低笑,“做了这个,从今以后你就是孤的人了,表妹,你欢喜吗?”

    她没有回答,他又动起来,俊脸上写着沉醉和满足。其实他根本不在意她欢不欢喜,他只在意自己此刻欢不欢喜。

    被桌角磕伤的右脑依旧疼痛不止,她颤颤巍巍抚上伤口,再将手移到眼前,看见满掌的鲜血。

    这一天,是她十五岁的生日。

    十五岁,她第一次栽在了美男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