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他其实喜欢你
    白晴还想说什么,元晚河挥手阻止了他。她笑容慈爱地对华琨说:“其实本公主的想法跟你一样,只是没好意思开口,难得琨琨那么识大体顾大局,主动申请当人质,真的是长大了啊。”

    所有人:“……”

    跟着粟北一起来的还有四个白潞安的贴身侍卫,华琨就跟着他们走了。

    元晚河让人把粟北带下去安顿,粟北却道:“我能否和公主殿下单独聊几句?”

    元晚河就让其他人先出去,指着椅子对粟北道:“坐吧,咱俩也算是老相识了,白潞安老坑我,你倒从来没有,还总是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我,你肯定比白潞安善良多了。”

    粟北坐下来,说道:“我向来也只是奉定王之命行事。”

    元晚河在他对面坐下,“那么,你这次又奉命跟我聊些什么呢?”

    “与大陈联合。”粟北开门见山,“公主本非池中之物,真的甘愿在暴君手下委曲求全?若公主有鸿鹄之志,定王愿助公主一臂之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元晚河干笑几声,“你家王爷真会说笑,他愿意帮我?他能忍住不坑我,我就天天给他烧高香。”

    粟北咳嗽了两声,说道:“公主殿下,其实定王殿下并不想真的为难你。那时候你被关在大理寺死牢,眼看就要被斩首,定王殿下决了箬水上游的堤坝,导致下游泛滥,再让顺丰大师以‘箬水异象乃冤业作祟’为由说服成思帝重新处理你的案子。定王殿下表面上跟你过不去,实际上心里是向着你的。”

    “粟北啊,不得不说,你这番话实在太强词夺理了,我听了简直想打你。”元晚河指着自己额头上的伤,“这伤够惨不?去年我被他陷害成‘叛国贼’的时候,浑身上下没一处伤不比这惨。”

    她又指着心口,“可是身上的伤再重,也不如这儿受的伤。”

    “我曾对他掏心挖肺,为他舍弃一切,傻事已经做够了。”她笑容冰冷,“我这人没啥别的优点,就是心胸比较宽广,这辈子虽然不会原谅他,下辈子一定原谅。这些一会儿联姻一会儿联手的事,这辈子就先放放吧,别想了。”

    粟北沉默了一会儿,说:“公主殿下,接下来这句话,我不是‘奉命’说的,而是自己想告诉你。”

    “说吧。”

    “王爷他……是喜欢公主你的。”粟北目光诚恳地望着元晚河,“他从弥药回到文昌以后,一直很关心你的消息。他还专门命我在朔都安插了眼线,时刻汇报你的情况。曾经,我还听到他在睡梦中叫了两个字,‘晚晚’。”

    元晚河面无表情:“哦。”

    粟北继续道:“这次王爷冒着风险前往朔都,也是为了公主殿下你。”

    “哦。”

    “王爷也是真心想娶公主的,王爷成为大陈摄政王以后,很多人给他张罗过选王妃的事,王爷都回绝了。他说,能配得上王妃之位的人,只有大燕的公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