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5章 小别?决裂?
    带着这样的思绪,不知不觉元晚河已带着大军出了东城门。白晴忽然纵马追到她身边,对她低声说:“殿下,您看城楼上那是谁?”

    元晚河回过头,看见身后那高高的城楼上,站着一个身材颀长的紫袍男子。

    是成思帝,元尧。

    他是来为她送行的么?

    两人隔着很远的距离,静静对望。

    镇都开府与护国开府的任何调兵行动,都要经过皇帝的批准。元晚河虽然身为东大营统帅兼护国开府副都统,手握护国开府的实际兵权,但也无权擅自调动东大营。

    但是元尧并没有阻止她。

    元晚河不再回顾,策马加快了速度。元尧目送着她远去,星目中无忧无喜。他笃定她很快会回来,就如她也笃定自己终会回到他身边一样。

    但他与她这一次都不会想到,这场看似短暂的分别,将是永恒的决裂。

    ?……

    元晚河带着一万五千人抄官道向南追击。

    一万五千人都是双马骑兵,速度极快,傍晚时分就到达丰县。白晴建议还可以再往前行进一段路程,到两百里外的福城落脚,那里的补给更充足。但元晚河执意要求大军在此停驻,待明日再开拔。

    大家都不明白统帅的用意,他们不知道她和宋怜之有约定,从成思帝龙床边偷来的东西明早应该就会送到这里了。

    第二天天没亮,元晚河就起床等着了。

    丰县处于南边地势低洼地带,风少雨多,暑热很厉害,大清早就已经闷热得不行,蚊子还特别猖狂。

    元晚河为了凉快,穿了一身麻布破短褂,手拿一柄破蒲扇,在院子里来来回回地走,焦躁不安。

    眼看着天亮了,眼看着太阳越爬越高,眼看着时间在滴漏中一点点流逝。

    宋怜之的人,还没有来。

    白晴开始不断催促:“殿下,快下命令启程吧,再耽搁下去,怕是追不上白潞安了。”

    元晚河流着汗说:“再等等,再等等。”

    她相信宋怜之一定能成功拿到她需要的东西。也许只是中途遇到点小阻碍,耽误了一些时间。只需要再耐心等等。

    等啊等,等啊等。等得衣服被汗湿透,等得蚊子咬了满头满脸的包。

    无数次催促无果以后,白晴已经不说话了。但谁都可以看出他的不解和愤怒。

    如此紧迫的任务,却让上万大军在一个小县城莫名其妙耽搁了一个上午,白晴越来越搞不懂公主殿下是要干什么了。

    元晚河也是心中有苦没法说。她让宋怜之帮忙从元尧床头偷的那两样东西,实在都太重要了。

    一样是斩忧丸,让她可以暂时摆脱元尧的钳制,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专心对付白潞安。

    另一样东西,则是兵符,可以号令大燕十二镇开府、全军将领的虎头符。

    箬南一带虽然在大燕的统治下,但其实是陈军势力的控制范围。一旦和陈军起了正面冲突,如果不能随时调集各镇兵马来支援,就会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元尧不肯把调兵手谕给元晚河,那她只好自己想办法。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